迅速流失!

 

「我沈洛年,你跟著我唸一遍──」沈洛年肅容說:「沈洛年願幫李洛凡進行鳳凰引仙,而李洛凡已知此誓的不平等之處,也願意接受,且絕不洩漏任何關於鳳凰引仙的相關情報,此誓,直到永遠。」

雙方唸完,綁在兩人手腕上的頭髮發出暗紅色光芒,當光芒消失後,兩人的手腕都出現了一個半透明的暗紅色手鐲。

「這樣就可以了。」沈洛年說道:「話說回來,我還真沒想到你會願意接受這種不平等咒誓。」

「不,如果這真的是這麼有價值的能力,付出這點代價也是理所當然的。」李洛凡表情認真地說。

「你自己要小心一點喔,咒誓剛開始起反應的時候,可是會讓人很痛苦的,這時候你就要注意了!」懷真嚴肅地警告:「如果你真心想違誓或是打算說出來的話,暗血環會毫不猶豫殺掉你喔!」

「暗血環?」李洛凡看了看自己右手上的暗紅色手環說:「這個嗎?」

「對阿。」懷真笑著說:「我的咒誓是亮紅色,叫血冰戒;洛年的顏色是暗紅色,所以是暗血戒。」

沈洛年接下去說:「但是怕你以後戴戒指遭人誤會或是要結婚會尷尬什麼的,所以就改成手環。」

「原來是這樣阿。」的確,一個大男生戴暗紅色戒指在手上的確怪怪的,但是結婚什麼的會不會太早了些?──不對不對,這是『直到永遠』的咒誓,一輩子都拿不下來,還是用成手環比較好。

「先提醒你,別以為把手砍掉咒誓就會消失阿。」沈洛年忍笑說。

「誰誰會為了這個把手砍掉阿?」李洛凡大吼。的確,如果只要失去一隻手就能不用死也挺划算的,說不定真的有人這樣試過。

「那麼該說的都說了,事不宜遲,你先跟我來!」懷真領著李洛凡走向平時休息的地方。

「耶?不是闇神幫我引仙嗎?」李洛凡疑惑地問。

「等等才輪到他出場,我們先準備一下。」懷真別有深意地笑說。

兩人走到休息的地方,懷真從布袋中取個瓶子,晃了晃說:「應該還夠用。」

李洛凡猜測道:「那是妖質嗎?」

「對阿,雖然你已經被換靈了,但是引仙還是需要用到一點妖質。」懷真打開瓶口瞧了瞧說:「還不少,應該綽綽有餘了!我們回去吧。」

「喔。」李洛凡跟上懷真,走回湖邊。

懷真把裝有妖質的瓶子遞給沈洛年,而沈洛年打開瓶子後,當下用金犀匕在自己左手手指上刺了一刀,頓時鮮血直流,這一刀好像挺用力的,李洛凡看得頭皮發麻。

沈洛年將血滴入瓶中,蓋上蓋子拿給懷真說:「妳先煉,離我遠點。」說完,沈洛年閉上眼、抬起右手,好像捧著什麼東西一般,手指不停迴轉、扭動。

懷真接過內含妖質和沈洛年血液的瓶子後把李洛凡拉到遠處提醒說:「別太靠近他喔!如果太接近可能會陷入昏迷。」

「恩……我知道了。」雖然李洛凡的感應能力很差,但是在這麼近的距離下,也能感受得十分清楚。

附近的道息彷彿受到漩渦牽引,正在以誇張的速度向沈洛年集中,而沈洛年就像是站在漩渦眼一般,監視著附近道息的流動,如果太過接近這種高濃度的道息漩渦的話,結果根本不用想就知道了,自身的炁息絕對會被那有如蝗蟲過境般的道息給迅速榨乾,想到這裡李洛凡不禁打了個寒顫。

大概一分鐘過去,瀰漫在沈洛年四周的道息也漸漸散開──除了沈洛年手中握住的一團濃郁道息除外。

「應該散得差不多了。」懷真邁步往沈洛年的方向走去,確定四周道息散去後才對李洛凡招招手示意過來。

懷真這時把瓶子打開,將混合物從瓶中倒出,但從瓶中滑出的已經不是銀白色的妖質,而是一顆鮮紅色的玉,懷真說道:「這就是引仙仙化的核心,以精血融合妖質後所煉成的『妖』。」

李洛凡仔細看了看那塊紅玉,發現那顆玉並不是一直保持紅色,而是時而鮮紅、時而暗紅,十分有規律的變化,彷彿活物一般。

懷真看向李洛凡說:「等一下洛年會把這『假妖』連同手上的渾沌原息一同嵌入你身體裡,剛開始應該會很不舒服,甚至陷入短暫的昏迷。」懷真想想後說:「總之放輕鬆就對了。」

李洛凡是第一次看見如何引仙,雖然有些害怕,但他想想還是點頭說:「我知道了。」

懷真把假妖交給沈洛年,而沈洛年則是直接將假妖丟入充滿道息的右手中。

「這樣妖質不會被化散掉嗎?」李洛凡疑惑地問,正常來說那種高濃度的道息應該會化散一切才對。

「不會,因為妖質跟我的血液已經融合成妖了。」沈洛年淡淡的說:「我可是對道息免疫。」

對喔!如果是以鳳體的血來煉成妖說不定真的可以不受道息化散。

沈洛年又補充道:「但也不是真的免疫,只是抗性高了點,如果我在提升濃度或再給它浸染一下,它就會被化散了。」

懷真像是徵詢同意般地問李洛凡:「那麼,要開始囉?」懷真笑說:「現在反悔還有機會解咒喔。」

都到了這一步才反悔未免太沒種了吧!李洛凡內心苦笑,說:「來吧。」

沈洛年確定了李洛凡的意思後,將假妖連同那高濃度的渾沌原息一起慢慢填入李洛凡的身體裡。

「──!?」這是什麼?我的身體漸漸被挖空了好痛苦,李洛凡全身癱軟,渾身不聽使喚的倒地抽搐。

「沒事吧?這反應會不會太強烈了阿?」沈洛年愕然地說。

「我也不知道,畢竟他是第二個接受鳳凰引仙的。」懷真也瞪大眼說。

「這是怎麼回事你們怎麼這麼慌張為什麼我不能說話?雖然不能說話,但我聽得很清楚我的力量正迅速流失!」李洛凡感覺著身體的變化,全身的皮膚、血管、經脈、細胞、甚至意識,全部都感覺得很清楚,它們因為體外異物的入侵而方寸大亂。

「洛年,你快用光術查探一下,如果排斥反應太過激烈,就用原息把假妖化散掉!」懷真緊張地說。

「已經在作了。」沈洛年在看到李洛凡的異狀後,輕疾就立刻提醒沈洛年先作查探的動作,以便臨機應變。

「包裹著紅玉的原息開始擴散到全身各處了……紅玉嵌入心臟隨著心跳股動,像是準備開始運作一般咚咚咚咚咚咚李洛凡漸漸感覺到體內的假妖開始運作,而隨著假妖一起進入的渾沌原息,也開始隨著血管、經脈、骨骼等路徑瘋狂地流竄,如同潰堤的洪水般淹沒李洛凡身體的每一吋肌膚。

「咚咚咚咚看來好像能正常運作了,體內發狂的各部位,都漸漸平息下來,而亂竄的原息,也開始漸漸受到控制,現在好睏好累李洛凡輕輕閉上眼睛,一動也不動。

 

下回:《這小子可真好命》


下回文案:《這小子可真好命》

洛凡接受了鳳凰引仙後持續昏迷不醒...而他的神識卻到了另一個地方!?

這算什麼?睡一覺就可抵百年功力?有沒有這麼好的事?

劇情正式邁入外掛修練新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龍J 的頭像
天龍J

天龍Jの悠閒時光

天龍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