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中金犀

 

當晚,李洛凡兩眼昏花地回到了位於歲安城東邊的九迴城自家中,他隱約記得自己失血前好像看到了什麼毀滅性的東西,但身體的本能立即告訴他不要多想。

洛凡的家人早已接到通知,也不免為李洛凡這段時間的努力感到驕傲,但又有種淡淡地哀愁感,對!就像是『少了每個月幾萬塊的免代價明王俸祿』的失落感,但李洛凡內心由衷地希望這一切只是錯覺。

一陣相聚歡後,李瑋良便得知自家兒子後天要去參加尉階測驗,當下的表情真是十分經典,差點連之前喝下肚的黃湯都失效了。

「兒子阿,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憑你這幾個月歷練就敢跑去參加尉階考試?」李瑋良不可置信地說:「如果沒有我當年的實力,你去也只是當砲灰,小心到時候連命都沒有阿。」

「放心啦。」李洛凡雖然很緊張,但一聽到自家老爸這樣的說法反倒是不怎麼怕了:「當時我可是差你四年,現在我反而倒追你四年了哩!」

「啥東東差四年追四年的?」李瑋良並不知道李洛凡的能力,所以聽不懂地問。

「沒事啦,如果如你剛才所說,那我還真不用怕了。」

這是李洛凡成為白虎換靈者後第一個發現的能力,只要直視他人,在雙方眼神交錯的一瞬間,李洛凡立刻就能知道對方與自己的實力差,並以自己能理解的方式表現出來,而李洛凡的表現方式就是『年』,以年為單位算出兩者雙方之間的經驗、體力、仙化程度等各方面實力的總和,並以雙方的差距年來表示。好比說當時李洛凡離開的時候,他與父親李瑋良的差距是四年,也就是李洛凡按照現在的作息需要花四年的時間努力才能與自己父親相提並論,但在沈洛年的斯巴達式無情調教下,這點實力的差距竟輕而易舉地就被打破,也是李洛凡始料未及的。

「好小子,別真以為好玩!當年我可是……」李瑋良又打算開始滔滔不絕地提當年勇,後來好不容易被李洛凡以要早睡為由藉機打發。

「原來還是有差阿,跟闇神還有懷真小姐兩人相比,差距的數字根本就連一都沒減少過,我還以為我都沒進步的說。」洛凡這時才深刻地體會到這九個月的自己,活的世界根本不是人能活的,才九個月就能追過當時老爸多年的努力,我這幾個月原來是活在這種地獄阿。

 

 

夜深,李洛凡結束了每日的功課,雖然這次不是在星空下或內宮中,而是在自家房中進行調養炁息。

「呼~」李洛凡輕聲站起,因仙化程度逐漸提高,現在的他就算三、五天不睡也不會覺得疲倦。

李洛凡看著書桌上的火浣布套,回想著這幾個月來的點點滴滴,最後拿起了放在布套中的物品──右手專用手甲。

手甲不只造型奇特,只有右手一隻,手甲本身全為疑似稀有貴金屬的銀所包覆,更奇怪的地方在於這銀色造型手甲只有手背面,手背的中心處有面暗紅色印記,而在相當於食指、中指、無名指三處的手背關節附近,還有三個菱形凹槽,其中最左邊的凹槽中鑲了塊橙黃色薄片,在入夜時頗為明顯。

在手心那面,則完全沒有手甲保護,每根手指的第二指節端都有個指套可以讓手指伸入,真是怎麼看都覺得這東西很怪。

李洛凡將手甲小心地套上右手,看著這罩著自己半隻手的手甲並試著捏、握、開、合等動作。

「灌入炁息就可以使用」李洛凡想起懷真離開前跟他說的這精體武器使用方式,開始將自身的炁息灌入手甲中。手甲隨著李洛凡的炁息輸入,開始浮出靛藍色光芒,這就是沈洛年幫李洛凡占卜過後的存想結果:凝七柔三。

李洛凡感覺到手甲表面像是附有吸盤一般,將自己的炁息牢牢吸附住,便決定毫不保留地將體內的柔凝之炁大量迫出。

須臾,吸飽炁息的手甲突然發出了『喀』地一聲後,開始產生了變化,凝炁從五指指尖處漫出紫色尖刺,由指尖開始,靛炁不斷地往上蔓延,不一會兒,紫色地凝炁竟將整隻右手完全包覆,形成了一隻覆滿高密度凝力的深紫色獸爪。

「哇!」李洛凡詫異地看著自己的右手,雖然聽過如鴻將軍的綠弓可以集束凝炁,可這種將凝訣凝合成爪的武器可沒聽說過。

李洛凡再次試著將右手捏握開合,竟完全沒有阻礙,獸爪宛如是自己的右手般,可以控制自如。

「凝訣凝合的獸爪,雖然光用看的就覺得夠硬,但還是試試看吧!」李洛凡左右看了一下,決定就以眼前這陪著自己十年的難兄難弟書桌當實驗品:「嗯……來試看看能留下多深的痕跡好了。」

李洛凡將紫色獸爪緩緩插入自己的難兄難弟書桌桌面上,結果:「诶?」李洛凡驚呼一聲,獸爪像是湯潑雪一般地毫無阻礙化入桌面中,根本不像是有碰到東西。

「這……難道這型態只是唬人的?沒攻擊力?」李洛凡前後動了動手。

只聽碰砊聲響從桌子底下傳來,仔細一看,十塊切割整齊地四方形木塊靜靜地躺在地上,旁邊還附帶了五根長短不一的細長條狀物。

「SHIT,這下糟了!」李洛凡當下抽出右手暗罵,只見桌面上冒出了五個大洞,隨著洞口看去,還能看到桌子底下。

這下好了!不只桌面,這下連桌下的抽屜和裡面的三支鉛筆都成了這獸爪犧牲品了!李洛凡當下為陪伴自己十年的難兄難弟書桌默哀十秒鐘。

「這威力,可不是鬧著玩的。」李洛凡愣了幾秒後,將左手貼在左耳上說:「喂!輕疾,你在嗎?」

「在。」

「這武器,到底是什麼來歷?」

……

「輕疾?」

……這本是妖仙界中的機密,但既然此時你是此物的擁有者,本體說願意破例讓你以十五日的詢問機會為代價來提供你相關情報。」

「呃,十五日?太摳了吧?」后土果然是個不折不扣的老滑頭。

「那麼退一步,把昨日的詢問機會也算進去,剛好兩個星期如何?」

「FXXK YOU,這樣也才少一天而已!」李洛凡忍不住破口大罵。

……

「好啦好啦,成交啦!」

「是的,那麼先跟你說明,這段期間雖無法詢問,但是照樣可以免代價提供撥接傳訊等服務。」

「好好好,都給你說就好啦。」李洛凡不爽地說。

「那麼這就開始解說。」輕疾說:「此物原為上古某魔獸的獸牙精化製成,此獸雖已絕種,但獸的名號卻仍流傳了下來。」

魔獸?聽起來挺恐怖的,李洛凡吞了口口水:「什麼名稱?」

輕疾彷彿配合著李洛凡的氣氛,頓了幾秒才說:「『妖中金犀』。」

 

下回:《荒》

 

下回文案:《荒》

聽到對方是被稱之為妖中金犀的魔獸之後,竟使得李洛凡幹勁全無!?

被稱為魔獸的獸竟是隻其貌不揚的小傢伙?我還以為會是夜精靈或半獸人之類的耶~

達成了生存目標後的獸,最終何去何從?隨著后土的龐大資訊,李洛凡見證了歷史的瞬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龍J 的頭像
天龍J

天龍Jの悠閒時光

天龍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