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與闇的真相

 

時間回到十天前。

一名青袍女性笑說:「洛年,挑這個時間來找我,不怕懷真娃兒吃醋嗎?」

最好是會,這話都說的出?沈洛年苦笑:「是懷真跟我說王母只有這個時候比較空閒。」

「呵呵,懷真還住在龍宮的時候,我偶爾會挑這時候去陪她玩呢。」王母輕笑兩聲後說:「那麼,洛年你此行欲意為何?是懷真娃兒欺負你嗎?」

自己居然一再被這條萬年老龍開玩笑?沈洛年尷尬地說:「不是,我和懷真過的還不錯。」

「這樣阿,那我就安心了。」王母這時也收起笑容:「這麼看來,應該就不是什麼喜事了吧?」

「是。」沈洛年也整理了一下情緒,才說:「在我說之前,我希望王母能答應我,不要為難麒麟和吉光兩族。」

「怎麼回事?這兩族怎麼了嗎?」王母詫異地說:「難道有虯龍去找那兩族的麻煩?」

「不,我只是希望待王母聽我說完後,不要去為難那兩族。」沈洛年又說:「畢竟他們也是受害者。」

「洛年,你到底想說什麼?」王母聽著聽著也開始產生興趣。

「光與闇的真相。」

聽到第一個字時,王母還沒什麼反應,但是當沈洛年提到『闇』字時,王母的表情明顯變的十分凝重:「真相是怎麼回事?」

沈洛年則是以問題來代替回答:「王母可知光與闇這兩道術的差別?」

「當然。」王母也不急著逼問,龍王畢竟是龍王,帝王、王者所擁有的器量可不是隨便吹出來的,既然對方會提問,那答案肯定有它的意義,不然對方也不會貿然提出。

王母不疾不徐地答:「光靈道術,前期會將締約者自身匯聚的每一分炁息奪走,並配給每日固定的使用量,初期數百年只能使用簡單的治療或是查探等道術,直至上繳的炁息量到達契約值,締約者才能開始重新引炁並得到光靈教授的高級光靈術。說起來,洛年你也已經是位出色的光術師了。」

王母說到這兒笑了笑,又繼續說:「闇靈道術就不用提了,締約者將會成為屍靈之王,利用闇靈之力吸食生靈的生命,並將其操縱之,以強大的侵略性和感染力迅速蔓延,結果就使大地乾涸、生靈死絕。」王母說到這,用眼神示意沈洛年"這樣應該差不多了吧?"

「是,一點都沒錯。」沈洛年點點頭後說:「那王母您可知道光術的根源是由何物構成?」

「這麼說來……」王母想了想後才說:「炎術、凍術、雷術皆是由炁息交換玄靈的自然元素之力、闇靈道術則是由生命力交換闇靈之力,那麼光術就是用炁息來交換生命之力?」

「王母果然厲害。」沈洛年不禁開口讚嘆,萬年龍王見識果然多廣,當下不再隱瞞:「王母,您可想過──單憑締約者的炁息,何德何能有資格換取生靈構成的最基本條件──生命力?」

這在妖仙界中屬於基本的常識,不,或許正因為是常識中的常識,反而沒有人曾認真思考過,王母此時反問:「此話何解?」

「『炁』這種東西說穿了,也不過是匯聚道息、將其納入身體進行仙化過程的產物。」沈洛年說:「如果對象是道息,內含微量的精純的生命力那也就罷了,但是單憑匯入身體後所產生的炁息,富含大量雜質,要作為交換生命力的條件是否還稍嫌不夠?」

王母聽到此不免睜大眼:「洛年你的意思難道是──其實光靈要的不是締約者的炁息?」

「是。」沈洛年點點頭。

「如果光靈不需要炁息,那又為何要收取?而作為交換的生命力又從何而來?」

終於說到重點了,沈洛年就怕直接說出來或許會被當成是瘋子,所以才會想盡辦法引導王母正視這個問題,才在之前放了一關又一關的問題,現在是時候了!

沈洛年毫不猶豫地就說出了這世界與玄界兩界間最大的、也是足以毀滅所有生靈常識的答案:「光靈所提供的那些生命力來自於闇靈。」

「這不可能!」王母驚呼,自己活了幾百萬年,可從沒聽過這麼荒謬的事情。

「此事千真萬確。」沈洛年說:「光與闇,其實是一體兩面的玄靈,闇靈將天下生靈的生命力奪走,送入玄界,再藉由光靈,將這些生命力提供給締約者,藉此產生了跨界的生命循環。」

「這……」龍王母感覺自己腦袋發脹,打從繼承了龍王之位後,這種情況可從沒再發生過,沒想到今日居然被這種使常理崩壞的理論逼到這種程度,但是如果此事是真的,那可事關重大,王母立刻追問:「這麼做闇靈有什麼好處?」

「負面能量。」沈洛年似乎早就已經知道王母會這麼問,當下也不等王母發問,開門見山地說:「每次使用光靈之術治癒、淨化的同時,光靈就會將傷者傷口上的負面能量取走,例如疼痛、感染、仇恨、病毒、詛咒等。而專門用來戰鬥的高級光靈術更不用提,光是被次級光術『紫炎天照』照射到,即便只有一道傷口,那伴隨著長久的侵蝕、壞死能力,就不知道能折磨對方多久,光靈能帶走的能量也相當可觀。」

龍王母聞言倒抽一口氣:「所以光靈將得到的負面能量交給闇靈,而作為交換,闇靈也會將生命力交給光靈?但既然光靈要的是負面能量,又為何要制定如此龐大的契約值?只要一開始就賦予締約者高級的光靈術,效率豈不是更快?」

「這我正要解釋。」沈洛年想想又補一句說:「但這只是我的猜測。」

事到如今,哪怕只要能得到多一點情報,那也值得,王母說:「且說無妨。」

「如果一開始就授予高級光靈術,締約者也能毫無顧忌的施放光術,這麼一來,將會對世界造成巨大的損害,不僅會使大地壞死、禍害萬年,最終還會使生靈產生異變,這跟仙凡分離前人類做出的武器很類似,當時人類把這種武器稱作核子彈。」

沈洛年繼續說:「百年前,屍靈王李翰死前……應該說是闇靈被消滅前曾說過,當大地充滿生靈的時候,他就會出現,將凡界重新整頓,將生命力導入玄界。」

龍王母疑惑地問:「這是闇靈親口告訴你的?」

「對,他還說這是古仙鳳凰與他之間的默契。」沈洛年想想後又說:「但我並不曉得他說的話是真是假,闇靈真身藏於玄界,即便是屍靈大成也沒有親自現身。」

「竟然連古仙都牽扯其中……

「如果闇靈說的是真的,那就代表屍靈之亂自古以來都是久久一次,但每次的災情卻都很嚴重。」沈洛年說:「這也代表著,生命力是被闇靈以一次性的大量送入玄界,生命總量恐怕不是龐大就能形容的。」

龍王母此時已了解沈洛年的意思,接口說:「這麼說,光靈就能得到相對的生命總量,並供應締約者光靈之術的所需。」

既然王母聽懂了,那這下也好說了!

沈洛年省去解釋,直接說:「沒錯,而光靈會將供給生命所抽取的負面能量交給闇靈,闇靈就將能量轉為相同總量的死之力。」

王母接口:「而待光靈手邊的生命力低於一定程度後,闇靈就會開始行動,準備補給下次批的生命力!」

太好了!這下接起來了!沈洛年點頭說:「沒錯,就是這麼回事。」

「所以,光靈之所以要限定契約值並奪走締約者的炁息,在這之前都只能每天使用固定的量,就是為了減緩生命力的使用速度是嗎?」

「對,如果每個締約者締約完成後都能肆無忌憚地胡亂施放光術,想必短時間內闇靈就必須出動一次,而此時凡間生機卻尚未從前次的屍靈大劫中完全恢復。」沈洛年說:「幾次重複下來,天下新生代的生靈就真的完全滅亡了。」

「原來如此。」王母這時閉目沉思,開始整理這段沈洛年的推測。

因事態嚴重,沈洛年也知道這時能做的事也只有等待,自然不會去打擾王母。

約過了一刻鐘後,龍王母緩緩睜開眼,淺笑說:「這是很棒的推論,但是洛年,你又從何處得知這些事的呢?」王母說:「後面的推論先不提,但是前面說所的那幾個理論你可有掌握到什麼證據?」

「王母,光與闇的循環這是千真萬確的。」沈洛年正色說:「因為這是光靈親口告訴我的。」

「哦?」

「其實這應該算是光靈的失誤,因為它並不知道我其實不是麒麟族。」

「麒麟族?此話何解?」

「麒麟族代代都修習光靈,長期以炁供養,也因為天成之氣的效果,鮮少與其他妖族鬥爭,所以光靈才允許麒麟以一生只有唯一的一珠胎血作為交換,得以在契約值到達標準之前,能先行破例引炁。」沈洛年繼續又說:「但也因為這項特權,使得麒麟修滿契約值後,這個真相就會伴隨著光靈的知識一起傳達給締約者,要求麒麟必須小心使用光術。」

「洛年你之所以能先行引炁是因為新種小娃?」龍王母想起,百年前洛年進入內宮時說過,自己能引炁是因為麟犼燄華的幫忙。

「是,麟犼祖姥燄華,她雖有麒麟胎血,卻非麒麟,而且她是修炎靈。」沈洛年說:「可是光靈並不知曉,似乎是只認胎血不認人,所以當我契約值修滿時,伴隨著知識、同樣也獲得了這個真相。」

「原來是這麼回事,這樣一切都能說的通了。」龍王母點頭:「那除了麒麟之外,同樣也知道這真相的肯定就是吉光族囉?」

這麼久之前的對話居然都還記得,老龍果然厲害,沈洛年點頭:「因為事關重大,所以這兩族修習光術時,都有立下咒誓,除了知道真相的族人外,絕不對外人提起。」

「我知道了,畢竟是情有可源。」王母答應了沈洛年的要求。

「謝王母。」

王母臉色一沉:「不過話說回來……

「?」

「要不是敖容胡亂新種實驗,也不會讓真相曝光。」王母扶著額頭說:「等他這次回來可得跟他好好談談……要他別再給我製造更多麻煩了。」

「這情緒所表現出來的顏色可不是什麼善意阿,總之實驗狂,你自求多福吧!」沈洛年暗暗替敖容祈禱。 

 

下回:《不引炁是想死嗎?》

 

下回文案:《不引炁是想死嗎?》

巧露?妳跟我一起上場是要幹麻啊?縛妖派高手盡出!除了狼人,司令還派出其他妖怪?

李洛凡接到了測驗官所給的第一道考驗題目,竟是選擇題?

給你選!你要一打一、二打一還是三打一? 給我等一下啦!三個打一個會不會太過份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龍J 的頭像
天龍J

天龍Jの悠閒時光

天龍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