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離上次發文已經過了七個月...沒想到再度開始寫文會這麼累~"~

如果各位最近有再重看前面的劇情的話,我想應該會很明顯的發現這篇的寫作方式實在是退步很多啊~

想找回當時的感覺真的有點困難,而且我發現經過數個月的改變,劇情很有可能會走向比較現實的方向......OMG


  

金靈

 

●前情提要:

 

《沈懷兩人》

沈洛年又問了一次:「王母真的說要借我?」

「恩。」懷真晃了晃金犀匕說:「你這次要處理的事情比較麻煩,且王母也幫不上忙,所以要我把金犀匕給你,希望能減輕你的負擔。」

「原來如此。」沈洛年將金犀匕放入吉光皮套中,飄起說:「走吧,回去了。」

懷真跟著飄起說:「要不要先把會議的內容告知她們?」

「差點忘了。」沈洛年敲敲腦袋說:「輕疾,傳訊給吉光幻云,就說三日後到極光峽谷見面好了。」

懷真聽沈洛年說完後也呼叫輕疾:「輕疾,通知麒麟素蘭,跟她說:『姐~我們離開龍宮了,三日後到老地方見面,還有機會遇到幻云喔!好好把握機會阿~』這樣。」

「幹麻要加後面那段阿?」沈洛年皺眉說。

「唉呦~我想幫助別人成就愛情阿。」懷真笑瞇瞇的說。

沈洛年嘆口氣說:「……到時候不准去偷看阿。」

「诶~怎麼這樣?」懷真嘟起嘴,生氣地說:「看她們的互動很有趣耶。」

「喂!她應該比妳還──大,吧?」沈洛年原本想說老,但一看到懷真表情不善後立刻改口:「妳這樣不怕被她修理嗎?」

「呵呵,素蘭姐也才大我幾千歲,不會真的對我怎麼樣啦!」懷真咯咯笑說。

幾千歲在妖怪眼裡原來這麼接近阿,沈洛年也只好聳肩說:「走吧?」

 

○正文開始:

 

南極之地,冰山之巔、極光之中,分別站著兩男兩女,分別是沈洛年、懷真、吉光一族天仙『幻云』與麒麟一族天仙『素蘭』。

「事情就是這樣,雖然表面上是說請和仙狐族一同至玄界暫避,但是我想你們應該有自己的辦法吧?」懷真一邊說,一邊還對著麒麟素蘭猛使眼色,看來這次看到這兩位天仙攜手前來使得懷真調皮的個性又出現了。

「當然,如果你們有需要,我們也可以開闢一部份的外境讓你們進入。」

說話的是沈洛年,自從知道光與闇的真相後,沈洛年也受到了這兩族不少的照顧。當然,這兩族所在的位置也是經由光靈提供的線索才發現的,否則又有誰會想到,擁有忘形之氣的吉光族與擁有和樂之氣的麒麟族會生活在鳥不生蛋的南極之極地。

吉光天仙幻云聽聞沈洛年的話後只點點頭說:「確實我們已經有自己的避難辦法,所以兩位的好意我們心領了。請兩位不用操心,畢竟我們兩族當年已經早就做好與全世界妖怪為敵的準備了,方法自然不會少的。」

沈洛年暗自點頭:「說的也是,這種駭人聽聞真相一旦傳出去,首先遭殃的肯定是使用光術的妖仙,其中光術又以吉光、麒麟兩族為最大家,真的說是與全世界妖怪為敵都不為過。」

而懷真心思卻不在此,因為她聽出了某種絃外之音,露出了奸詐的表情說:「喔~『我們』兩族~?云哥和蘭姐什麼時候這麼要好了啊?」

「嗚嗚嗚~小懷真妳再調皮姐姐要生氣了!」麒麟素蘭臉紅的像顆蕃茄一樣,輕聲罵道。

懷真吐吐舌頭說:「好啦好啦!姐姐最好了~能得到幸福我也很高興喔。」

「哈哈哈,雖然還比不過妳們兩位就是了。」因為幻云的突然插口,使得懷真臉頰也顯出紅暈吱嗚片刻。

但懷真也立刻反擊:「哼,當年不苟言笑的云哥居然變化這麼大,學會笑了?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和樂之氣的影響阿。」

對此幻云只示點點頭說:「影響多少是會有的,但卻沒有妳這麼厲害,竟然能讓本應不受天成之氣影響的沈兄弟對妳這麼死心蹋地,是不是妳的道行又提升啦?」

「干我屁事?媽的,沒說話也中槍。」沈洛年頭痛地說。

「嘻嘻,誰叫你是我老公呢。」

…………」沈洛年心想,跑到這種極寒之地比老公,世上還有比她們兩更無聊的人嗎?

看著兩邊都把氣氛搞的很幹尬,素蘭藉機快速轉移話題:「好了好了,懷真、洛年,妳們難得來一趟,要不要見見她?」

沈洛年先是不解,之後轉為驚呼:「呃?她還待在這兒?」

素蘭笑著說:「當然,她已接受我族的完全換靈,現在已經算是我們麒麟一族的族人了。」

「真的嗎?」懷真眼睛閃閃發亮地說:「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發展呢!」

「嗯,我也沒想到……應該說想不到才對,她居然會成為麒麟族。」

素蘭笑著說:「這孩子雖然歲數還小,但是卻很聰明,如何?要見嗎?」

沈洛年搖頭,說:「還是不見了,知道她過的不錯就好了,但──」沈洛年的目光望向了幻云:「我這次打算見那傢伙一面。」

「這件事,族長已經同意了。」幻云的情緒並沒有出現什麼變化:「想清楚了?」

「該面對的事情總有一天要面對。」沈洛年表情也轉為嚴肅:「更何況我們已經拖的太久了。」

「不算久,大人挺有耐心的。」幻云說道:「跟我來吧。」語畢,四人便隨著幻云往南極冰山的深處飛掠。

「你剛才叫他大人?聽了就不爽,他又不是你的主人。」沈洛年皺眉嘀咕:「不過是個老鼠會會頭罷了。」

素蘭聽見沈洛年的嘀咕,苦笑道:「光與闇既然是一體兩面的存在,那麼身為闇之主的闇靈便同樣也是我們的大人。」

「呿。」沈洛年不削地嘖了一聲,問:「這麼危險的傢伙竟然住在你們家隔壁,你們一點都不擔心嗎?」

幻云搖頭說:「大人已經跟我們言明在先了,暫時不會對這個世界出手。」

就在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時候:「看到了。」這時懷真出聲提醒眾人。

四人前方不遠處的山壁上,有個人為的洞穴,而洞穴兩邊則站著兩名身型十分模糊的妖獸,很明顯是吉光一族的人。

「云叔。」兩名妖獸看到來者立即認出了領頭者幻云。

「恩。」幻云面無表情,接著指著沈洛年說:「這位就是鳳體,你們應該有收到族長的訊息。」

兩名妖獸打量沈洛年一番後,便讓開洞穴後的通道:「大人就在裡面。」

「多謝。」沈洛年對著兩名吉光獸點頭,接著轉頭看向懷真:「我去去就來。」

「臭小子,小心點。」

 

 

漆黑無光的洞穴中,無聲無息,看著前方一如既往彷彿無盡深入地下的通道,沈洛年只知道自己不斷的往地下深入,算算也走了一個多時辰,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沒事挖那麼深幹麻?

半個時辰後,沈洛年終於走到了通道的最深處,一處可以容納八至十人的洞穴,面對通道正前方的牆邊坐著一個身材魁武的大漢──也就是現任的第五代屍靈之王。

「你洛年嗎?」一個熟悉無比的聲音傳來,人影明明是名魁梧的大漢,但他的聲音樂卻像是個還不成熟的稚嫩青少年,如果只聽聲音,肯定會以為對方是個不足二十的青少年,那人迷迷糊糊地將頭抬起,但接下來大漢渾身一陣,周身散出大量的黑氣,大漢臉孔因痛苦而扭曲,接著意識便被狂傲所取代:「哼哼,你來了,鳳體。」

沈洛年皺眉道:「闇靈,這是你的嗜好嗎?還真噁心。」

「哈哈,看到這人有沒有感覺很懷念啊?」屍靈之王──闇屬玄靈笑了,指了指自己的臉:「你們之前不是朋友嗎?怎麼不過來看相認一下。」

「我不想迎合你。」沈洛年語調雖然平靜,但覆在血引袍下的雙手已緊緊握拳,顯然他相當憤怒。

「真可惜,不過算了。」闇靈不以為然地說:「我也是受害者,那術不知道是哪邊出了問題,這聲音確實太稚嫩了,連我也有些困擾。」

沈洛年不語,只是狠狠地瞪著闇靈。

「好吧,我知道你來的目的………但鳳體,我想你自己也很清楚,如今要我收手已經是不可能的了。」闇靈難得露出認真的目光:「畢竟事情會演變成如今的狀況,你也要負一部分的責任,對吧?」

闇靈不給沈洛年說話的機會,繼續說道:「如果是從前,我也不會選擇在這樣的時間點出手,但這次情況卻不同,兩界的循環絕對不能中斷。」闇靈嘆了口氣:「因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撓,導致我完全無法將生靈之力送入玄界,如今光靈手中的生命存量即將枯竭,而我這手中的死之力也快超過負荷,光闇的平衡一旦被打破,後果我只能告訴你絕對比現在的情況更糟,你不會想知道的。」

沈洛年低著頭,咬牙問道:「這我不管,我只想知道……還剩多少時間?」

「哼,雖然我很想說已經沒時間了,但是……」闇靈思考了一陣子,抬頭說:「最多兩年,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

「兩年嗎?」沈洛年低頭思考,白澤預言盤古甦醒的時間是四年後,而闇靈這邊還剩兩年時間,那究竟白澤當初預言的那三個月後就會來臨的災難究竟是?

「我醜話先說在前面,就算你再度成功阻止了我這次的行動,也只會讓下次發生時的情況變的更糟。」闇靈緊緊盯著沈洛年:「我想你應該很清楚,你離鳳體大成也只差一步,應該已經能感覺到了吧?」

「天命不可違……嗎?」

「鳳體,看開點吧。」闇靈話語中帶著一絲冷笑:「你就快要無法阻止我了。」

 

 

●前情提要:

 

《歲安城》

「總之這是我最後堅持的兩分鐘,要是打不贏就當我輸了吧!」李洛凡大聲地說。

「吼──!」羅塚對著李洛凡點頭,開始重新凝聚妖炁。

李洛凡看著目前唯一毫髮無傷的右手,低聲說:「上古荒獸的能力是吧?可別讓我失望啊!!」而手甲像是與洛凡的話語相呼應一般,手背中心處的暗紅色圖騰瞬間閃耀了一下。

 

○正文開始:

 

──沈洛年:『拿去,這東西是蛟龍王公說要交給你的。別看我,我也不知道這東西怎麼用。』

──敖歡:『洛凡小弟,這東西叫精體武器,用法非常簡單,只要…咦?這是什麼?』

──敖歡:『洛凡小弟,這東西可不得了了,但因為這東西不是給我的,所以我目前只能猜測,如果容叔現在在龍宮就好了,但真沒想到這手甲居然還擁有這種能力,如果這個功能真的能使用的話我就得幫你創一套專用的武技了。』

──沈洛年:『專用武技?不錯阿,那傢伙是個武痴,想出來的武技絕對有品質保證,但是你得先問清楚他提出的修練的方式還有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別傻傻被他騙上賊船了。』

──敖歡:『不好意思洛凡小弟,因為這陣子龍宮比較忙,而且你也還沒開始使用這手甲,所以只能等你用過之後再跟我說結果了,如果到時真如我所猜測的話……記得告訴我阿。』

──蛟龍族的留言:『白虎的換靈者,你應該已經拿到我蛟龍族所贈與的武器了,總而言之這樣精體武器有兩大功能,第一種是使用的方式,這太簡單了不提也罷;重點再第二種,這是唯有與這武器締契後才能使用的……。』

──李洛凡內心OS:『這個也是那個也是,每個都給我在那自說自話,誰能先大發慈悲告訴我這叫精體武器的東西到底該怎麼啟動阿~~』

《摘自洛凡龍宮行──離開的前一週》

 

「怎麼辦?《質變》和《金靈》這兩招,以我目前的炁息存量來看,光靠五次《質變》是不可能打贏羅塚隊長的,但是如果把存量分給《金靈》,那《質變》最多就只能用兩次……用兩次《金靈》?目前的狀態來看想都別想。」李洛凡目光閃爍,看著此時正站在遠處凝聚妖炁的羅塚,內心繼續想道:「不行,繼續猶豫下去羅塚隊長就要恢復了,SHIT!祈禱奇襲能夠成功吧。」

思考完畢,李洛凡下意識地握緊右拳,身形微蹲,而此時羅塚也因為剛才一小段時間的補充,貌似又恢復了一些戰力,張開狼爪,一雙銳利的眼睛死死盯著李洛凡。

「拼了!」李洛凡內心大吼一聲,放開雙腿衝向羅塚。

這次羅塚沒有發動炁息遙功,畢竟對方是凝訣修煉者,一般的炁息遙攻根本傷不到對方,用了也只是白費力氣:「吼───!」但看著對方充滿戰意地衝過來,犬戎狼人也不甘示弱,大聲咆哮,一雙強而有力的雙腿同時施力朝著李洛凡暴衝而去。

場外的觀眾呆滯了,沒想到場內的一人一犬最後居然同時採取了肉搏戰,但要說哪一邊的勝算比較高……其實一目了然阿。

坐在遠處擎天塔上觀戰的張如鴻微微皺眉:「肉搏?這小子

「雖說李尉官是柔凝雙修,可畢竟雙方的身體構造還是相差懸殊。」一旁的蔣杰點頭回應。

看著場中遭到狼人連連打壓的李洛凡,張如鴻神色一鬆:「算了,能到這個地步也算不錯了,至少不像前陣子的那群新人,還沒開始就先嚇傻了。」

「呵呵,能在這種年紀便接受以一敵三的挑戰,李尉官也算是個人才了。」

「恩,姑且算他勉強及格……嗯?不對勁。」這時如果瞇起雙眼,仔細打量著場中的雙方。

「怎麼了嗎?」蔣杰順著張如鴻的目光看去。

「那小子的動作有些不對勁阿。」

原本雙方在擂台中央展開的戰鬥,才短短將近一分鐘時間,李洛凡就已經被狼人的強大力量壓制到原來距離的一半,眼看再過幾招李洛凡就會面臨退無可退的地步。

「喂──洛凡,別撐了,快認輸啊!」在擂台邊緣的黃巧露此時正大聲喊道,但是場中的李洛凡正疲於應付猶如暴風雨般襲來的狼爪,根本無暇回應。

「快了,還差五步」李洛凡在內心算計著,並且已看似非常狼狽的動作閃避著羅塚的攻擊:「三步兩步

當李洛凡距離擂台邊緣還有五步的距離時,狼人羅塚大概也不想繼續打壓眼前這只能全力防守的可憐少年了,當下狂吼一聲,一雙狼掌向著前方猛力推出,打算將李洛凡一口氣打出場外。

但他卻沒看到李洛凡此時雙目也正閃爍著精光:「就是現在,《質變》發動!」

正當羅塚看著自己即將把李洛凡轟出去時,少年那原本由凝訣附著的獸爪頓時爆出一陣刺眼光芒,這著羅塚便發現自己的攻擊竟然沒有擊中少年,竟然落空了?

但羅塚好歹也是隊長級別,算是身經百戰的高手了,驚愕也是一瞬間的事,他立刻抬頭尋找少年的身影,但接下來發生的現象卻讓他頓時失神了片刻,少年的身影倒是不難找,就站在擂台邊緣的位置,但令人傻眼的卻是他周身所包裹的炁息顏色,澄色──速度、銳利的代表,輕訣現象的澄黃色。

「怎麼可能!」這時擎天榙上的張、蔣兩人也同時驚呼出聲。

「這小子不是主修凝訣嗎?怎麼可能會出現輕訣的效果?」張如鴻大聲喊道。

「輕凝?不可能的阿,在四訣修練中,爆、輕、柔、凝只能共修兩訣,而且不能跳著修練才對。」蔣杰喃喃說道,接著好像是想道什麼而驚呼:「難道他有類似冰后的輕绒鏈?」

張如鴻想想後搖頭說道:「不對,輕戎練雖然能讓暫時獲得輕訣的效果,但也只限定修練爆訣或是柔訣的人才可以使用。」

「那李尉官他

張如鴻搖搖頭:「不知道,輕訣瞬移?看來這小子的秘密也挺多的。」

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已經驚動了遠處的兩人,李洛凡內心笑道:「嘿嘿嘿,嚇到了吧?接下來換我了!」

看著眼前還滿臉驚愕的狼人,李洛凡沒有放過這個機會,周身黃光一閃,整個人幾乎與地面平行,往狼人的雙腳之下彈射而去。

這時狼人才回過神來,卻已來不及阻止發動了輕訣加速的李洛凡快速通過,正當狼人打算轉身追擊時,自己的雙腳頓時傳來劇痛,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雙腳相當於人類的小腿處被深深地刺了兩個深可見骨的大洞。劇痛以及剛才下意識的急於轉身,使得狼人頓時重心不穩,整個往後倒,而在他正後方的正是以掌心對準牠那寬大背部的李洛凡。

「還好我正後方剛好是牆壁,不然還得多花點心力把羅塚隊長引開,只能說這回只用了一次《質變》就達到目的真的很幸運,接下來就是我的最後一擊。」李洛凡的獸爪這時再度發生了變化,先是澄黃光芒變回原本的柔凝之色,再來是那手背處的暗紅色圖騰爆出紅芒,使附著於手甲的凝訣之炁以像是小船遭到大漩渦捲入般的速度,將手甲上的紫色凝炁瞬間吸入。

再吸收了李洛凡所有的炁息後,李洛凡的手掌前方出現了一道直徑長達三公尺長的門戶,雖然無法窺探其內,但從門戶中所散出的久遠氣息卻令離門戶最近的羅塚全身顫慄,彷彿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就要裡面衝出來了。

「上古時期與荒獸所定締結契約的玄靈──《金靈》。」李洛凡內心吼道:「給我把眼前的狼人轟出去吧!」

──蛟龍族的留言:『第二項能力就是《金靈》,所謂的《金靈》也就是《金屬玄靈》,這種玄靈只有在上古時期出現過,如今的妖怪已經沒有辦法與此玄靈締約了,但是這手甲卻是個例外,詳細的情形牽扯到當時與他締約的魔獸,但…算了,這部份你自己查吧!』

──輕疾:『因為這武器本身是由荒獸之牙所製成,而當初荒獸便是與金靈締約的妖獸,所以如今才可以藉手背上這契約圖騰再度構築凡玄兩界的橋樑,使消失了數萬年的金靈之力再度現世。』

「吼──────」羅塚感受到一股龐然大物從中破出,不偏不倚地撞上了自己的背部,他想立刻站穩腳步,卻無奈深後的力道實在太過龐大,就好比一座大山正往自己的身上壓過去。

正當自己奮力抵抗那股巨力的同時,靈敏的狼耳中確傳來少年的聲音:「給我──斥啊──!!」

轟轟轟轟轟──碰磅──!

一陣劇烈地爆響後,所有看著擂台邊緣那拖出兩公尺長的痕跡,最終一路延伸到前方三百公尺處的森林中,奇怪,廣場的邊緣不是牆壁嗎?牆呢?

 眾人的目光再次望向場中,而這次的視線中卻多多少少都帶了點驚恐,望著那同樣拖著兩條反方向的煞車痕跡,一路蔓延到場地中央才消失,而痕跡的消失處,正蹲著一名單膝跪地、大口喘氣的少年。

 

 

 附上精美插圖一張:當時第一眼見到此圖的時候真的給了我無限的動力阿XD~

 

測驗.jpg    

 

插畫──走路常撞牆

超感謝【走路常撞牆】大大的提供~!

 

下回:《暗潮》

 

  

下回文案:《暗潮 

 蛟龍一族的至寶竟然就是荒牙手甲?原來將此物交予李洛凡的原因竟是有心人在背後暗地操弄?

向來以我行我素、不可理喻聞名的鳳體──沈洛年又為何會與奸詐出名的闇靈進行談判?

鳳體大成後,闇靈便能毫無顧忌地荼炭生靈,其中的原因竟又牽扯到古仙之上的存在?

滿滿的問號,新出現的謎團,各路人的思想,集結成為新時代開幕的暗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龍J 的頭像
天龍J

天龍Jの悠閒時光

天龍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