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沒錯!!我就是那個富奸整整一年的渾蛋天龍。 

說實話我比較空閒時一直有在想要不要繼續寫,畢竟也花了很多心血在上面,但是一來是莫大不寫了,我的動力意願也開始下降,二來是近期看了不少小說後覺得自己寫的內容其實頗毒 (真的有點覺得當時寫得有些太草率了),且不知道大家過了這麼久還有沒有意願看,基於這些原因,所以雖然文字檔一直放在桌面上但我就是沒動力去打字。

 

這次的文有三分之一是去年的庫存,被我安插在其中,不知道各為有沒有辦法看出來哪個部分期時是很早以前就先寫好的,我個人倒是覺得自己的寫法與當初差了一截就是了

 

這一年來看了很多日本、大陸、台灣的小說,也了解到何謂毒草,我自己評估認為,如果真要算,這本也會被列為毒草之一QQ

當然,如果我會繼續下去,就會開始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畢竟老套的發展,中二的劇情什麼的自己都看到快爛掉了,當然不會想在去走那條路。

目前大抵還是按照當初(一年前)計畫好的開始往下一個劇情走,但物是人非,想必很多人都已經忘了前面的設定和角色,在這邊我只能跟各位說聲抱歉了。

 

各位可以從今天的內文知道,目前封殺了一名的高手,想必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而且我設定的BOSS老實說有點強到破格,所以──別異想天開認為咱們這農夫主角最後會一個人單槍匹馬拯救全世界啦!

如果最後劇情變這樣我只能說我一定太扯了!畢竟我個人算是看重設定型的,非常討厭某些XX小說,前期主角苦的要死,高手都不知死哪去,後期主角輕輕一揮,高手如白菜不要錢般的一路輾過去。

我個人還是尊重莫大的設定,大概是妖怪六成、妖仙三成、天仙(含以上)一成,洛凡今後的敵人都以妖怪為主...越級挑戰什麼不太可能出現。

在這邊順帶一提:換靈大成只是完全仙化了,並不代表道行有多高深,洛年不可能一秒變天仙的~就這樣。

另外,不知道會不會有些人不喜歡我將一些惡搞元素參雜在其中,如果有可以提出來,但我個人覺得這樣的寫法很有互動性,能有一種雖然是在寫同人卻能和現代事件結合的奇妙感受

((迷:你只是喜歡亂用時事而以吧!

 

============================以上長篇廢話============================

 

最後,還要感謝痞克幫ID:走路常撞牆,感謝他經常幫這部作品畫出精美的插畫(這次還是彩色的XD),也順帶造成了這次的圍剿事件~ 

沒想到大大這麼強,當天晚上就畫好一張,同場加映!被抓到的洛凡~

 


  

暗潮

 

時間是數天前妖族會議的第一天晚上,因為會議預計一連數天,當然不可能每個妖怪都無時無刻都在現場,而且自開場的重點問題討論結束後,後面的詳細規劃其實不是非要大家聚在一起討論不可,有些比較弱小的機靈代表們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討論著如何和各自區域中的其它妖族們傳達今天的事情、有些比較強大或特立獨行的種族則是沒有參與討論的必要,只要顧好自己的族人就沒什麼問題了,例如幾乎是空中霸主的蛟龍就是屬於後者。

「什麼?」身軀巨大的蛟龍王公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自己太過巨大而聽錯了。

「王公你沒聽錯,我希望能把蛟龍族至寶之一的荒牙精武交給那位少年。」

「為什麼?」蛟龍王公皺眉問。

「因為我認為他會需要。」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公用那跟赤濤門戶一樣大的口腔所笑出來的聲音不論魄力或是風壓都十分可觀,要不是這裡是王公自己的門戶中,可能整個龍宮內宮都會隨之為之一震,但他面前的青年卻絲毫不為所動。

笑聲在一分鐘後停下,蛟龍王公原本舒展的眉頭又皺起來:「憑什麼?你不是已經看不到了嗎?」

蛟龍王公面前的青年聞言沉默了幾秒,接著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但是……這是我下的結論,至於要不要這麼做,就看王公你的決定了。」

語畢,青年行了一禮,同時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透明,接著消失。

……毫無理由嗎?」許久,蛟龍王公的目光卻還注視著青年剛才離開的地點,緩緩開口說道:「哼!如今暗潮湧動,憑現在的你,預言又能有幾分可信度呢……白澤?」

 

 

●前情提要:

 

《沈懷等人》 

沈洛年低著頭,咬牙問道:「這我不管,我只想知道……還剩多少時間?」 

「哼,雖然我很想說已經沒時間了,但是……」闇靈思考了一陣子,抬頭說:「最多兩年,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 

「兩年嗎?」沈洛年低頭思考,白澤預言盤古甦醒的時間是四年後,而闇靈這邊還剩兩年時間,那究竟白澤當初預言的那三個月後就會來臨的災難究竟是? 

「我醜話先說在前面,就算你再度成功阻止了我這次的行動,也只會讓下次發生時的情況變的更糟。」闇靈緊緊盯著沈洛年:「我想你應該很清楚,你離鳳體大成也只差一步,應該已經能感覺到了吧?」 

「天命不可違……嗎?」 

「鳳體,看開點吧。」闇靈話語中帶著一絲冷笑:「你就快要無法阻止我了。」

  

○正文開始:

  

地表上,從沈洛年進入後算起已過了四個小時,但是懷真絲毫沒有離開的打算,懷真的目光從沈洛年進入後就再也沒有移開過視線。

「小懷真妳不用擔心啦,他不會有事的。」麒麟素蘭看著雖然表情和平時一樣,眼神中卻有股焦急的懷真說道。

「可是過這麼久了,如果他們還在交談……我擔心臭小子的脾氣也快到極限了。」懷真擔心地說。

「這倒是不用擔心,大人似乎挺愛聊天的,就算被罵也不會動手的,況且我不認為現在的大人有能力打敗沈兄弟。」幻云聞言苦笑:「且我聽族長說大人對於仙凡重合之前的世界頗有興趣,應該會趁這個機會扒住沈兄弟問東問西吧。」

懷真先翻個白眼後隨即睜大眼睛吃驚地問:「咦?闇靈現在還很弱嗎?」

「當然。」幻云思考了幾秒後說:「以道行來說現在大概只有到初階妖仙的程度吧,我們之中任何一個人應該都能擊敗大人才對。」

「那我真希望臭小子最好因為一時忍不住把那傢伙打回玄界去。」懷真半怒半開玩笑地說。

「「這可不行阿!」」危險的發言讓在場兩位天仙嚇出一身冷汗。

「哼!我當然知道。」懷真嘟著嘴小聲說道:「如果臭小子失敗就麻煩──」

就在三人你一言我一語交談的同時,懷真的聲音突然打住,雙眼直直盯著洞穴的入口處,如果在場還有與懷真同樣是以聽力見長的妖怪的話,應該也會聽見洞內不遠處逐漸接近的腳步聲吧,那每天都能聽見,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腳步聲主人正在逐漸接近。

素蘭與幻云當下發現不對勁的懷真,但看到懷真的表情後,也相視而笑。

「我就說洛年不會有事,小懷真實在太愛操心了。」素蘭將氛緩和下來而調笑道。

一旁的幻云也忍不住點頭附和:「是啊,沈兄弟真是有福氣,有這麼好的妻子。」

聽到兩人裝模作樣的對話,使得懷真臉頰難得再度羞紅,頓足道:「你你們嗚~我不知道啦!」

這時沈洛年已經站在洞口,聽著三人間的嬉鬧聲,滿臉的問號。

「臭小子,結果怎麼樣了?」懷真一把撲過去,將沈洛年抱個滿懷。

「等──幹嘛?……別舔阿!臭狐狸,我現在眼睛還張不開。」因為長時間在黑暗之中,一時間無法習慣日照的沈洛年只能緊閉雙眼奮力抵抗。

「誰教你害我這麼擔心。」懷真嬌笑道:「我還在想你會不會突然發瘋把對方打回玄界呢。」

「咦?可以嗎?」沈洛年大驚。

「「當然不可以!」」旁邊的夫妻檔也很專業地馬上吐嘈。

沈洛年聳肩道:「現在殺回去也來不及了,那傢伙已經離開了。」

聽到沈洛年的說法後三人互瞄一眼,最後由懷真開口小心翼翼地問道:「那──臭小子你爭取到多少?」

「最多撐兩年,跟我們估計得差不多,闇靈連我的情況道算到了。」沈洛年恨恨地說。

「如果知道事情會變成今天這樣,幾年前我就不會逼你認真修練了。」懷真頓足道:「『古仙換靈者一旦大成,便不得再介入與世界規則有關的紛爭。』古仙們當初到底在想什麼阿,居然會制定出這麼一條規則。」

「別生氣了,現在後悔也太晚了。」沈洛年抓了抓懷真的背:「而且這應該也是計算好的,在換靈者即將大成的時候才會知道的事情,這點跟光與闇的秘密是一樣的。」

一旁的幻云猜測道:「當初古仙們制定了世界規則,而其換靈者卻身負規則外的能力,想來古仙們可能是怕古仙換靈者利用了規則外的力量破壞了世界的平衡?」

「誰知道阿。」沈洛年揮了揮手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伸個懶腰:「總之我們這邊已經告一段落了,到時候不能出手總能跑吧?反正家也放在玄界了,真的出事就能躲多遠躲多遠囉。」

 

 

《歲安城》

李洛凡這五天來很心煩,自從自己通過測驗後,明明上面下達的命令是修養,但是洛凡絲毫沒有修養的感覺,光是這幾天跑來他們家串門子的人就已經不下數百,認識的、不認識的、甚至聽老爸說昨天時還有擎天塔上的高層來過,不過當時因為自己要處理某些事已經從窗戶逃走了就是了。

當然,那某些事該面對的時候還是要面對,例如測驗當時幫他引炁的青梅竹馬,測驗結束後因為體內炁息耗盡,且身上尤其是手臂部分有多處嚴重撕裂傷而昏迷不醒,想到這邊李洛凡不禁將目光放到滿是繃帶的手臂,小聲地說:「經過上次的實戰,儘管是最為堅固的凝訣,但要把質量比自身大上數倍的巨塊連同狼人一同擠出去,果然還是太勉強了

這時在他耳內響起輕疾的聲音:「據實戰分析,炁息通過手甲來發動金靈道術的過程非常順利,看來玄靈保留下來的這條通道應該還可以正常使用,但你上次所使用的是自身的炁息,之前並沒有將炁息存入玄界,所以召喚出來的那塊東西實在說不上完美。」

李洛凡無奈說道:「可以的話我也想啊,但你知道我是內聚型的,每天能通過手套輸入玄界的炁息量少之又少,大概勉強只有普通發散型的十分之一而已。」

「你剛仙化不久,如果不是因為鳳凰引仙的關係,你現在應該連那一絲的炁都放不出來。如今也只能靠積少成多來彌補量的不足了。」輕疾停頓了一下又說:「我必須再提醒你一次,繳納給玄靈的炁息使用後就沒了,這是你少數保命的本錢之一,在絕非必要的情況下請不要貿然使用。」

「這我懂,以前也聽懷真姐提過。」想到這裡,李洛凡又說道:「對了!如果一次多開幾扇小門並加強金靈硬度的話,配合排斥力說不定可以當成子彈來用

正當李洛凡開始在心中幻想著自己未來可能擁有的新必殺技時,不遠處傳來開門的聲音,接著一個熟悉的腳步聲走進裡面後喃喃自語:「奇怪?我的第六感一向很準的,難道今天出錯了?」

李洛凡內心痛苦不已地默喊著:「大姐拜託你放過我吧!妳都跑進來三次了能不能快點放棄阿~~」

沒錯,李洛凡為了讓該面對的事情再再再往後拖延,所以自從確定自己能行動後便開始與少女接連玩著幾天的捉迷藏,目前李洛凡的位置是在自家隔壁的儲藏室中的某個放置大型農具的櫃子裡。

「該死,早知道就跟老爸說把通風口弄大一點的,等等從門口出去一定會被逮到,畢竟她口中的第六感在某些情況下根本就如同天生存在的感官,敏銳到不行阿。」李洛凡一面蹲在櫃子中暗罵一面心想:「怎麼辦?難到要我用荒牙手套從牆壁挖出個洞嗎?不行!這樣肯定會被老媽殺掉。」

想到這裡,李洛凡靈機一動,心想:「對阿,不能挖側面就挖下面好了,挖個地道之後在把息壤補上應該就不會被發現了,只要小心不要挖破下層的天頂應該就不會有問題,沒錯!就是這樣

──框!

正當洛凡準備拿出手套開始進行屬於自己的創世神大業時,櫃子突然間被拉開,而在他的面前是一名笑容燦爛的少女:「洛──凡──躲貓貓好玩嗎?」

……………………我覺得比起躲貓貓,這應該稱做鬼抓人──啊別、痛妳別用腳等等我現在是傷患啊啊啊啊啊──」接著平日就時常傳出的少年慘叫今天也依然努力放送著,和平真好。

 

 

三十分鐘後,九迴城一樓廣場的露天座位上,少年看著滿是鞋印的繃帶,埋怨道:「到現在了都還在痛,妳有沒有同情心啊,我手現在還在恢復中耶。」

「嗯?」旁邊的少女望了他一眼。

「沒事,我絕對沒有在小聲碎碎念。」順帶一提,少年左右臉頰上各有三條如同漫畫中被貓咪由上往下抓過的痕跡,雖然隨著時間逐漸淡化掉了,但還是頗為明顯。

「哼,誰叫你這兩天一直躲我,這是懲罰。」少女理直氣壯地說。

「別以為我沒看出來,妳剛剛在預備踢第三下的時候有打算運炁吧?」洛凡瞪了她一眼:「我看妳是想趁機殺了我吧?」

黃巧露微微一愣:「被發現了?」接著好奇地上下打量了李洛凡好一會兒,才說道:「難道你有第六感?」

「我才沒那種東西,我只是個幸運值非常低得可憐農夫。」

「最好是,我可沒聽過有哪個身世可憐的倒霉農夫可以直接從菜鳥升上二尉的。」

「誰身世可憐啊?我全家目前都還健在好嗎?」李洛凡無奈地吐嘈,然後嘆口氣:「這就是那可憐的見習農夫可悲的地方啊,誰知道會突然間被塞了個那麼大的名頭,何況這兩天光是看雪紅姐送過來的書籍就弄得我頭昏眼花了,還命令我要在一周內看完,之後還要測驗什麼的。」

「雪紅姐?……難道是雪紅秘書長!?」黃巧露瞪大雙眼,接著抓住洛凡的肩膀不斷地搖晃:「為什麼雪紅秘書長會對你下達命令啊?你知道她是誰嗎!她是司令的直屬祕書啊,連我們隊長的上司的上司都沒資格與她通話啊!」

「別搖啊,要糊掉了。」李洛凡揮舞著纏繞繃帶的雙手,全力預防準備將他腦袋搖成糨糊的少女惡行後才沒好氣地說:「我也沒辦法啊,就牽涉到一些跟龍宮相關的事情,但詳情那,妳自己看。」

李洛凡將右手上的深紅色手環亮出來:「這可是咒誓,說出來會死人的。」

「挺漂亮的,跟我知道的咒戒不太一樣耶?」黃巧露端詳地看了看。

「大概是龍宮的高級貨吧。」李洛凡隨口說。

確認手環中真的有咒誓不是少年在唬嚨她後,黃巧露皺眉道:「你個見習農夫怎麼會牽涉到這麼高層級的東西啊?」

「我也不想啊!我以後一定要提醒我的後代,農夫是個幸運值非常低的職業,千萬不要去當!」李洛凡表面上雖然無奈,但是心裡則是在想:「雖然暗血環和龍宮沒什麼關係,但司令也囑咐過我不能隨便透露,那就正好拿出來當擋箭牌啦。」

「欸,那你有沒有什麼可以說的事情阿?像是你跟明王去哪裡啊?或是那位漂亮的小姐是明王的老婆嗎?

「問那幹嘛,妳又不是鄉──等等。」看到眼前好奇心滿滿的黃巧露,李洛凡正打算說她兩句時,耳中輕疾突然說話:「歲安城秘書雪紅來訊,要接聽嗎?」

洛凡制止了一旁的少女後接通輕疾,耳中傳來那天在擎天塔頂的那名紅髮女性成熟地聲音:「洛凡二尉,在養傷的時候找你真不好意思,你下午有空嗎?」

洛凡看了一眼身旁的青梅竹馬,隨即說道:「有空,我現在就有空。」

「那真是太好了。」成熟的大姐似乎挺高興的,不知道她找我要幹嘛?不會是想約我吃飯吧洛凡不禁心想,接著便聽到雪紅秘書長的聲音再度傳來:「那麼可以請你過來擎天塔一趟嗎?有任務了。」

……」掛掉輕疾後,李洛凡緩緩將頭轉旁邊的少女。

……你幹嘛這表情?」

……農夫這職業果然真TM不幸。」

 

找到了2.jpg    

洛凡&巧露_20140208.jpg

插畫──走路常撞牆

 走召  走召  走召  感謝【走路常撞牆】大大的提供~!

 

下回:《任務》

 

下回文案:《任務 

天地即將變動、妖心惶惶之際,歲安城也不例外的面臨了新的考驗──調查團。

洛凡再度面臨可恨的三選一,以前的走馬看花如今各個都危機重重,到底哪條路才是最安全的?

尉官二階除了實力,頭腦也很重要,但你只是個有名無實的傢伙,所以應該沒差吧?咦...是這樣嗎!

出發前才知道,任務的隊友中竟然有數名熟悉的存在...洛凡二尉,即將面對他第一次的任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龍J 的頭像
天龍J

天龍Jの悠閒時光

天龍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