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兵器

 

三人進了辦公室,便看到狄韻早已坐上辦公桌,正在批閱這幾日累積下來的公文。

張如鴻一見到公文就頭暈,當下輕喊:「司令,李尉官帶到。」

張、蔣兩人知道狄韻正在看的是比較急件的公文,所以沒有刻意打擾,見狄韻點了點頭後,張如鴻便領著李洛凡到一旁的沙發坐下:「欸,洛凡,你跟沈凡在一起的這幾個月都在幹些什麼阿?」

「我嗎?……呃,謝謝。」李洛凡正要回應的時候見蔣杰替在場四人泡好了茶,還拿了些點心過來,之後便在張如鴻的一旁坐下。

「對阿,這幾個月你學到些什麼阿?沈凡有沒有教你一些不傳之秘阿?」張如鴻一邊吃著餅乾一邊興致勃勃地詢問。

「感覺上,雖然沒學到很多,但想想也覺得不少……」李洛凡當下把這幾個月來的所見所聞一一說了出來,其中包括每日與小蟲沒日沒夜的戰鬥訓練、精智力燃燒地獄、相吸互斥的應用訓練、醫學經脈的高深理論、沈懷兩人的輪流進攻以及最後的闇神大逃殺的英勇事蹟等等,當然有些必須保密的部分,洛凡一概都以咒誓約束為由推託過去。

「後來我就在昏迷狀態被運到龍宮,接下來就是被敖歡仙長抓去進行近戰的功夫教學了。」

「哈哈!沒想到短短幾個月居然就能活得這麼精采。」張如鴻哈哈大笑。

「真的很精彩呢。」這時狄韻突然出聲。

司令什麼時候過來的?李洛凡驚訝地說:「司、司令,您不是在批閱公文嗎?」

狄韻笑說:「我眼睛雖然在看公文,但我耳朵還是有在聽。」

一心二用?這這也太厲害了吧!李洛凡佩服,司令之位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坐得上的。

「那麼。」狄韻走到李洛凡正對面的沙發前坐下說:「雖然洛年已經幫我驗收過一次,但是我還是很想知道你到底有多厲害,是否夠格坐上這『尉官二階』的位置,你懂嗎?」

「懂。」李洛凡心想:「的確,十八歲就當上尉官這件事本身就已經很不得了了,更何況還是二階。」

歲安軍團中,想要升階其實並不容易,尤其是官階越低的時候,越有可能白幹了十幾年都還上不去,原因不外乎都是因為長官不順眼或者是上級搶功自肥。

以一般升階來說,通常都是以兩個項目為評估標準:一是年資、二是功績。在見習生時期,只要能熬過前兩年,就能升格為一般士兵,除了見習生只有一等和二等外,其它官階都是分為三個等級,三等士兵、二等士兵、一等士兵,之後是小隊長、部隊長、尉官、校官、將官、四聖、司令,除了四聖與司令外,其他官銜都有三階,前期只看年資先不算,從部隊長開始平均每升一階就算花三到五年都還算快的了,有些校官甚至服役十年還是無法往上爬,這次自己從最低下的二等見習生一躍間成為尉官二階,可比別人省去了近二十年的功夫,可謂奇蹟,所以司令會懷疑自己的能力也是理所當然。

眼見司令正色道:「後天早上剛好有舉辦一場尉階測驗,如果你能通過這次的測驗,我才會放心把這尉官二階交給你。」

「尉階測驗?」李洛凡點點頭後,心想:「對喔,又已經快入冬了。」

安靜坐在一旁的蔣杰這時開口詢問:「測驗的相關規則你都清楚嗎?要不要先解釋一遍給你聽?」

「不用,這部分我聽我爸提過。」我從小就聽那愛吹噓的老爸說這件事,耳朵都要爛掉了。

「呵,我都忘了你父親當年也是奇才,被稱為史上最年輕的高級校官後補。」狄韻這時想起幾個月前翻閱李瑋良的資料時的記憶。

張如鴻興致勃勃地說:「尉官測驗,一共三關,測驗內容除了考驗武藝、武藝還是武藝,哈哈!這可是我的最愛呢。」

「如鴻,別每次都跑去湊熱鬧。」蔣杰無奈地嘆口氣:「你上次突然帶槍出場,差點把許將軍嚇死了。」

「他才不是被我嚇到,而是被站在我身後的你才對,你忘了他後來還去醫院輸血嗎?」如鴻指著蔣杰狡獪地笑著。

蔣杰難得臉紅地說:「嗚~還不都是因為妳趁我睡著的時候……

「對了!」張如鴻拍手說:「難得這裡沒外人,反正洛凡小子也知道你的真實個性,就讓他來看看如何?」

「不、不要!!」蔣杰從沙發上跳起來斷然拒絕。

可是張如鴻也打定主意,瞬間跳起拉著蔣杰的手往門外衝:「來麻~洛凡小子你等等,給你看個好玩的!」

……這是要做什麼?」李洛凡一頭霧水地問。

「呵呵,我想世界上除了那老頭外,大概也沒有人能擋住這一招吧。」眼看司令別有深意地笑著,期間只有聽到蔣杰的悲嚎及慘叫。

不久後,李洛凡見張如鴻拉著某樣東西打算進來,還學著外面小販的叫賣聲:「久等久等,來來來,不看可惜~不看可惜~請欣賞欣賞,傾國傾城的最終兵器阿~!」

「不、不要啦!」雖然聽到翔天劍蔣杰的慘叫,但最後還是敵不過張如鴻的力量,被硬生生地拉進門來。

李洛凡隨著聲音瞧去嗯,白色的軍服褲、腰間的細劍、四聖的勳章、看似長相清純、目前正十分害羞的少──女?這讓李洛凡雙眼瞪的老大:「這……難道──」

──噗茲茲茲茲!

「哎呀哎呀~這樣就不行啦?看來這對洛凡小子來說還太刺激了點。」張如鴻搔頭哈哈大笑:「後天的測驗允許攜帶自己的武器,就讓我好見識見識懷真姊口中的好武器阿」血流不止的李洛凡,昏迷前還隱約呢喃:「厲害……最終兵器……雙、雙馬尾……」當之無愧,明明毫無殺氣,卻能將人瞬間擊沉。

 

下回:《妖中金犀》

 

下回文案:《妖中金犀

歷時九個月,再度踏入家門的李洛凡突然眉頭一皺,發現家中的氣氛並不單純。

訓練沒白作,展現了令人訝異的成效。如果這樣就能通過測驗,那我豈不是躺著都能過!?

火浣布套中的內容物,外表看似不起眼,一問之下竟大有來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龍J 的頭像
天龍J

天龍Jの悠閒時光

天龍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