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了兩個月,我又再次出現了!

迷:那下次出現的時間呢?

J:恐怕......再等三個月吧!

迷:ˊ_>ˋ

J:ˇ_>ˇ...

這次這篇前面三分之一的內容是我上次發完後動筆的,經歷了上百次的修改,今天終於被我擠出了後面的三分之二內容...請各位用最最最真誠的態度觀賞~~~~因為下一篇不知何月何日才會出世.....



不引炁是想死嗎?

 

●前情提要:

 

《歲安城》

「接下來,將進行本日第七場測驗。」在場外的司儀看著接下來的測驗者名單,說道:「第七場的測驗者李洛凡、官銜,尉官二階!?」

該死!最後語調居然給我上揚,這樣豈不是本來沒專心聽的專眾也都注意到了嘛!

五秒後,司儀才回神,說道:「測、測驗官……

「吼喔喔喔喔喔──!!!」一聲巨吼,壓下了全場觀眾,只見廣場的另一端,跳上了一隻巨大的狼人。

李洛凡對這匹巨狼可不陌生阿,李洛凡用顫抖地聲音說:「羅、羅塚隊長!?」

 

○正文開始:

 

「羅塚隊長?」李洛凡後退兩步,這不是武藝測驗嗎?怎麼變成鬥狼人了?

這時司儀的態度突然專業了起來:「那麼請比試雙方開始引炁,比試將在十分鐘後開始。」

「吼──」站在對面的羅塚──也就是犬戎狼人,對洛凡點了點頭,便開始引炁。

別對我點頭啊,我什麼都不知道耶!重點是對手怎麼會變狼人啦?而且還是接近族長級別的犬戎將領!?

目前歲安城的縛妖派中,縛妖之法光是能抓到並成功收服一般靈性較高的野生妖怪就已經頗為吃力,而像羅塚這種意志力遠高於一般人,能成功收服會思考的高智妖獸縛妖者可以說是幾乎沒有。歲安城中,成功收服接近妖仙等級妖怪的縛妖者也才僅僅五人,也是羅宗的最高戰力,但在這五人成功的背後,卻是用成千上萬的犧牲換來的。

正當李洛凡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身後傳來一聲輕叱:「你呆站著幹麻?不引炁是想死嗎?」

李洛凡詫異地轉頭,見黃巧露右手上正舉著一把『銀』色小刀,不耐煩地瞪著自己。

「快過來引炁啦!」黃巧露白了李洛凡一眼:「你真不是來送死的?」

「喔……對喔,忘了!」李洛凡一轉念才想起,除了這兒之外,附近全都是息壤地磚,所以測驗者都會在賽前才開始引炁,而絕大部分的軍人都受過引仙,所以能自行引炁;而黃巧露這種以吸收妖質來進行仙化的極少數變體者,則有分為發散和內聚兩種,發散型變體者可以自行引炁,而內聚型則要靠發散型的變體者來幫忙引炁。雖說現在的歲安城中已經完全沒有內聚型的變體者了。

李洛凡站到黃巧露身旁突然問:「妳上來是要幫我引炁喔?」

「哼,不然我今天哪要過來。」黃巧露白了李洛凡一眼,一邊開始匯聚四周的道息一邊抱怨:「昨天下午隊長聯絡我,說今天的比試有一名內聚型的變體者要參加,問我可不可以來幫忙,我當時沒多想,還挺好奇是誰居然讓內聚型的修煉者變體,結果沒想到竟然是你。」

「呃……」該跟她解釋我其實不是變體,而是換靈才對嗎?李洛凡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還是別多嘴,免得多說多錯。

「奇怪?」這時黃巧露有些詫異地說:「你的內炁還挺足的麻,好像不怎麼需要補充。」

「經妳這麼一說……」李洛凡回想了一下,這才發現自回來歲安城後,自己體內的炁息並沒有明顯出現減少的情況,即使下了擎天塔、進了九迴城,也一直保持在約七分滿的程度。

「你真的怪怪的。」黃巧露上下打量著李洛凡,卻又看不出所以然,而李洛凡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當然也只能傻笑回應。

幾分鐘後,黃巧露收了小刀,只說了:「別死阿,我還有很多問題要問。」就走下台了。

李洛凡感應者體內的炁息,確實是比剛才還要充盈許多,但剛才體內炁息的狀態好像也沒有少到會讓人難受的程度。

就在此時,李洛凡感覺到上方有東西正快速接近,就在李洛凡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那物體已迅速地飛到了廣場的對角。

Hey──羅塚大爺~這小鬼就是第七場的測驗者?」

「吼。」狼人點了點頭。

「真的假的?對付這種小咖居然就要咱們和羅塚大爺出馬?司令腦子該不會進水了吧?」

「吼!」狼人皺了皺眉,似乎是想表達對方要注意措辭。

李洛凡定睛一看,正在和羅塚說話的,竟是一名渾身赤紅的女子──這麼說好像不大對,應該說是:有著女性面孔、燄紅羽翼、炙紅色身體及一對金色的鷹爪的女性,彷彿火焰般的基底顏色就像是在宣揚這是自己的專利一般,給人深刻的印象。

「焱羽,安靜點!」這時狼人身後站出一名戴著白色面具的女子,用著有些破嗓的聲音說道。

「可是怎麼想都覺得很奇怪麻!」喚作焱羽的鳥人用頗為尖銳的嗓音說:「如果只是單純派我或翠姐就算了,聽說要不是羅傑老爺子有任務在身,第一場本來是老爺子要上場呢。」

「大隊長也才四十出頭,大爺就算了,怎麼可以喊別人老爺子?」面具女子語氣不悅地說:「總之,我們只要完成司令交付的任務就夠了。」

「吼。」狼人點頭表示同意。

看著前方一人兩獸的交談,李洛凡內心雖然好奇,但目前的時間點似乎也不太恰當,正當李洛凡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那名面具女子似乎是注意到了李洛凡,打住了那鳥人的對話,對洛凡說:「你準備好了嗎?」

李洛凡想了想,這才想到自己最重要的武器差點忘了拿出來,當下急忙將荒牙手套取出,套上右手。

握拳,凝訣一運,銀色手甲的表面立刻騰出一層靈活紫炁,李洛凡這才點頭說:「好了。」

這時場外圍觀的觀眾不免驚奇地對著李洛凡這奇特的武器議論紛紛,另一方面,對面那三人似乎也頗為驚訝,尤其是那叫焱羽的鳥人更是大呼:「精體武器?」

李洛凡先對羅塚、鳥人、女子三人行禮,問道:「請問哪位先上?」

三人同時對看一眼,最後由面具女子說話:「我是歲安縛妖部隊昌宗的第二隊隊長,我叫昌翠。洛凡,如鴻將軍特別交待我們說給你選,看你是要一打一、二打一、還是三打一?」

「等一下!三個打一個會不會太過份啊?」李洛凡故不得對方身分,差點沒破口大罵,這種選擇題會不會太沒人性了?

「也是。」鳥人焱羽點頭附和:「翠姐阿~你就不要欺負人家了,哪有什麼選擇題啊!」

「啥!原來是騙我的?」李洛凡突然覺得一股無力感襲遍全身。

「好了,玩笑開到這裡就好。」翠姐也乾脆的點點頭,抽出纏在腰間上的長鞭對空一抽:「其實你根本沒有什麼選擇,上頭的命令本來就是三打一。」

「WHAT‧THE‧FxxK!?」忍不住了,這是什麼狗屁道理?從開始到現在每個人都是單挑,為什麼偏偏就是我要三打一啊?而且其中兩個還是妖怪!

「我們只是服從上級的指示,還請你盡力而為。」昌翠冷淡地說。

 

 

「好的~請比試雙方開始!」

該死的場外司儀居然完全無視雙方人數上的差異直接喊開打。

李洛凡內心正在埋怨貌似瞎了眼的司儀,但對方可沒有打算給李洛凡喘息的機會,羅塚、焱羽、昌翠十分有默契地兵分三路,羅塚狼人手腳並用地朝著李洛凡的左側高速狂奔繞過去;焱羽則是雙翅一震,直線進攻;而面具女子昌翠則繞到李洛凡的右側,手上的鞭子隨時都會脫手而出。

「洛凡──別發呆啊!」站在場邊的黃巧露看到李洛凡呆站在場邊,剛才的怒火全都被拋到腦後,剩下的只有擔心,她實在搞不懂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而李洛凡看著三方朝著自己高速進攻,內心也是說不出的緊張,但緊張中卻也是帶了一絲興奮。

距離上次訓練至今,整整四天沒跟人動手,雖說這像是有自虐傾向,但李洛凡的確覺得有些皮癢,而現在正好可以舒展筋骨,何樂而不為?

數個月下來沒日沒夜的單方面虐待,讓緊張感持續維持在巔峰的李洛凡瞬間就冷靜下來分析道:「看來左邊的羅塚隊長和前方的鳥妖是準備打近身戰,而那名昌宗道長似乎是打算玩遊擊,這樣看來……」短短兩秒,李洛凡就已經決定先下手的目標了。

李洛凡將自身大部分的凝勁散去,僅留下一分凝炁來防禦,接著用力一踏,使出了他第一個學到的得意技──全力彈射,目標就是那名持鞭的昌宗女子。

在沈洛年毫無人性的調教下(大部份出主意的都是懷真,只是李洛凡單方面的都把責任歸咎於沈洛年),他也不是沒有嘗試過一對三的戰鬥,而其中每次掌握勝負關鍵的,不是沈洛年、也不是懷真,而是神出鬼沒的凱布利,在李洛凡專心應付沈、懷兩人時,總是有個黑影會趁虛而入殺他個措手不及,所以李洛凡的被虐經驗告訴他:「在能專心對付眼下的敵人之前,要先消滅掉其中的不確定因素。」

這時,遠在擎天塔高層的一扇窗邊:「恩,判斷力及格。」張如鴻正充滿興趣地觀察著李洛凡的戰鬥。

「如鴻,一打三是妳出的主意?」一旁的蔣杰問。

「是阿,我想知道在這種一對多的狀態下,這小子究竟能發揮多少。」

回到現場,李洛凡瞄準昌宗女子,而另外兩獸也發現了李洛凡的企圖,改變了行徑軌道直接衝向李洛凡。

Hey──你的對手在這裡──!」鳥妖焱羽在空中高速移動,沒幾秒就已經擋在李洛凡前方俯衝而下,一雙金爪對準李洛凡的雙肩就要抓上。

但這時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李洛凡不僅沒有絲毫停留,反而在雙方距離五公尺時再次將身形壓低,雙腳再度猛力蹬出,整個人比原先衝刺的高速再矮上一節,但速度卻又高了一個檔次,就這麼以數公分之差的距離直接闖過了鳥人的撲擊。

「怎麼……哇!」焱羽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撲空,一時之間來不及收力,差點就和隨後而來的狼人羅塚撞在一塊,雖然及時閃過,但兩人的速度卻也大幅下降,此時已經無法再檔住李洛凡的去路。

持鞭女子在發現李洛凡將自己列為第一目標時,先是震驚,接著眼神中閃過一絲讚許,身經百戰的她也認為如果面對目前這種情況的是她,她也會選擇這麼做。

「這男孩判斷力不錯,但是你有辦法靠近我嗎?」面具女子當下不再前進,開始強烈揮動手中的鞭子,將周身五公尺內的範圍守的滴水不漏。

「哼,太天真了!」李洛凡眼中閃過一絲自信,接著毫不猶豫地衝進了面具女子佈下的長鞭鞭陣中。

「哇!這小鬼找死嗎?」在外圍觀戰的民眾不禁驚呼著,就連後來居上的焱羽以及狼人羅塚看到這種情況也瞪大雙眼驚呼叫著,更別說就在場邊的黃巧露了,她幾乎可以想像等會兒一個被鞭的皮開肉綻的少年被醫護兵抬出場的情況了,想到這裡,她幾乎無法呼吸差點兒昏了過去。

可是眾人所想像的情況並未發生。

「怎能這麼快!」面具女子的眼神透露出百分百的驚駭,不只女子,這下就連站在鞭陣外圍的兩獸都嚇了一大跳,因為李洛凡在致命鞭陣中拉出了一道道殘影,短短數秒就站到了女子的身旁。 

雖然鞭勢的軌跡複雜多變,但鞭子始終都只有一條!李洛凡內心暗道:「只要靠著白虎換靈後所得到的能力──看破虛招,巧、繁、變對我來說根本就是毫無意義!」接著右手一招手刀就往女子的後頸劃去。

女子看到了李洛凡的瞬間動作,她直覺性的揮鞭、低頭。

但她卻聽到:「早就看穿了──!」

磅地一聲,女子雙眼泛黑、無法思考,在失去知覺的前一刻,她看見一帶有碧綠色光的左手抓住了她的鞭子以及──泛著澄黃色光澤的金色手甲!

 

下回:《質變》


 

下回文案:《質變 

一戰成名、鎮住全場的李洛凡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接下來的兩場硬仗可沒辦法這麼打啊! 

應付兩名妖怪,抵擋狼人的強勢攻擊,還要一邊注意天下掉下來的爪子,很是吃力。 

途中李洛凡漸漸回想起輕疾以及沈洛年曾教過他的一些偷吃步──《武尊的教戰守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龍J 的頭像
天龍J

天龍Jの悠閒時光

天龍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