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違兩個月的發文~是不是很想我啊~

這次一口氣寫了整整四千五百字,希望能幫各位解解饞~XDDD


  

質變

 

李洛凡在女子無力倒下前即時扶住,以免讓她顏面著地。

「翠姐!」鳥妖焱羽用尖銳的嗓音驚呼並向著李洛凡飛衝而去:「給我離翠姐遠一點!」

李洛凡將女子放置在場上,也立刻起身朝著不斷逼近的焱羽衝去,畢竟現在是在測驗中,李洛凡也無暇顧及讓一名女子大喇喇躺在場中央是否合乎常理這種事了,反正之後自然會有救護人員來接收。

鳥妖焱羽再度振翅,使自身速度又提高一個檔次,口中還不斷怒罵:「竟然敢偷襲翠姐,給我立刻下跪道歉,然後去死~~!」說著說著,鳥妖亮出了一雙閃亮的金爪,極為銳利的爪子上看得出來已經包覆了一層澄黃之炁。

「我哪是偷襲,別亂栽贓阿。」李洛凡也不甘示弱的罵回去,他可是堂堂正正地打倒對方。

「不准頂嘴~」

在兩人唇槍舌戰時,雙方之間的距離已經接近到剩下最後五公尺,焱羽此時右翅輕振,藉由空氣的單向震動,使她以左翅為圓心進行了三百六十度的原地水平位移,並順勢發出一記回旋踢。當然,在一切的行動在兩人之間距離五公尺時,就已經被李洛凡預知了。

李洛凡心中暗道:「被附加輕訣效果的利爪抓上一記,恐怕不是皮開肉綻這麼簡單,這傢伙是真的想殺了我嗎?」短時間內體驗過了多次生死邊緣的李洛凡當下也做出反應,那就是將計就計,對方逆時針旋轉那我就順時針旋轉。

雙方幾乎在同一時間出招,焱羽也沒想到對方的想法居然會跟自己一樣,但副修輕訣的她卻在內心大樂:「哼,柔凝雙修者防禦力雖高,但說穿了就是比較難打的鐵塊,只要自己一沾即走,長久下來,防禦再高也支撐不了時間所累計下來的打擊,何況自己是爆輕雙修,論速度自己可不會輸,雖然起跑點相同,但對方出招速度終究還是輸自己一節。」

轟地一聲,場中爆起了一陣衝擊,配合著一聲慘叫,其中一方被打飛了出去。

「為什麼──!」焱羽嘶吼,要不是他本就會飛行,利用了雙翅震動降低了風阻,此時的她說不定已經摔入觀眾席中了。

李洛凡並沒有回答焱羽的問題,不是不答,而是無法回答,因為他這時正在和悄悄衝入李洛凡左側的狼人羅塚搏鬥中。

犬戎不像窮奇、畢方一樣,天生沒有特別偏向那一方面,僅憑藉著優異的速度及強壯的身體就能成為戰鬥力,且時常採用犬海戰術這種淹死人不償命的打法,因此牠們並沒有炁訣修練的習慣。而在羅塚收縛這隻狼人後,以狼人本身能力作為考量,將狼人的炁息稍稍修改為偏向輕訣,因此這名狼人的速度及攻擊的犀利程度和一般同等級的犬戎有頗大的差異。

「吼──!」狼人以極快的速度朝著李洛凡發動猛攻,快到出現殘像的灰黑色的狼爪豪不間斷地招呼過去。

而李洛凡則是能閃則閃、閃不了則擋,雖然大部分時間都使以擋居多,但在他內心也是叫苦連天:「該死,如果繼續跟羅塚隊長耗下去,幾分鐘後鐵定會開始頭痛的。」

雖然李洛凡沒有和精靈締約,但也從輕疾那裡得知了幾個能有效鍛鍊精智力的方法,配合上白虎的成長能力,讓李洛凡的精智力在短時間內大幅成長了不少,但這並不代表可以無窮無盡的使用下去,畢竟李洛凡不像沈洛年一樣,可以一邊戰鬥一邊冥想恢復。

Hey──羅塚大爺,你專心攻擊,我來牽制他~」在天上盤旋的焱羽叫道。

聽到這裡李洛凡不禁破口大罵:「Cow!妳剛被我打出場外,已經算是出局了吧?」

「太天真啦小鬼!空中出界是沒有限制的~!」焱羽露出一幅就是『拿我怎樣』的表情奸笑道。

「SHIT!」李洛凡又罵了一聲,這下不僅要對付眼前的狼人,還要提防從天而降的爪子,在兩方的壓力下,李洛凡的頭不禁開始痛了,這是精智力開始不足的前兆。

「快想阿,被包挾時該怎麼辦,當時在湖邊不就有做過類似的訓練嗎?」李洛凡開始回想著幾個月前在湖邊,每日要做的必修功課,剛開始是一對一、之後是二對一、到最後是三對一,當然也偶爾有二對二的情況,總之他就是不斷的體驗著各種小型的戰鬥方式。

──沈洛年:『當你處於人數上的劣勢,且對方都比你強大的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逃。』

李洛凡內心猛搖頭:「不對不對,我要知道的不是這個,雖然隊長比我強大,但是那鳥妖跟我算是伯仲之間。」李洛凡繼續回想。

──沈洛年:『如果雙方實力在伯仲之間,可以試著談談看,說不定因為礙於實力相當,對方也不會跟你拼命。』

死馬當活馬醫,試試看吧?李洛凡開口道:「那個……這樣打下去多沒意義阿~我看我們還是別打了吧?」

面對這種明顯就是『放過我吧』的發言,羅塚的攻勢並沒有停下來,只無奈地低吼一聲,表示否決。

「FOOK!闇神你這個騙子!」李洛凡內心當下罵出這句話。

──輕疾:「利用『闇神沈洛年』的閱覽權限,從《武尊的教戰守則》這本書中擷取了幾項攻防技巧,如果遇到一對多,卻非戰不可的情況,就請注意以下幾個事項。」

「就是這個!」李洛凡內心歡呼,並一心二用地開始回想當時的情況。

 

 

黃巧露現在十分地擔心,雖然場中的那名少年在一開場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擊倒了對方的一名考官,但那名少年所處的劣勢卻沒有絲毫的減少,反而因為那名女子的落敗而使得另外兩位考官火力全開,導致接下來的十幾個回合那名少年都只能處在防守狀態。

「那個笨蛋,快認輸阿,能撐到現在就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了吧?」黃巧露有些焦急,從他那個角度可以清楚看到少年原本紅潤的臉色已經漸漸地蒼白起來。

這時空中的鳥妖又再度抓到場中少年的破綻,從空中飛撲而下。

「洛凡小心!」黃巧露驚呼道,她有些不適應這種提心吊膽的感覺,明明自己和自己隊友參加測驗的時候都不會有這種感覺阿。

「哇阿。」少年在千鈞一髮之際狼狽地從狼人和鳥妖的攻擊中以跳水的姿勢飛撲出來,在地上翻滾兩圈後才站起來甩甩他那沒有保護的左手。

大概是雙方都消耗過度了,那兩位考官沒有立即對少年出手,而是在原地喘息。

「笨蛋洛凡,快趁現在認輸阿。」黃巧露不禁大喊,就算沒通過也總比等會兒被人抬出去好啊。

但少年卻沒有按照少女的話做:「呼呼…………還可以……在撐一下。」

少女不明白,一年前的這個少年,連外出種田都覺得麻煩,只是在太陽下拔個草就會覺得是世界末日,如果是當時的他,大概連十秒都用不到就會立刻認輸,但僅僅一年的時間,究竟是什麼東西改變了他?他背後到底背負著什麼?少女真的完全不明白。

兩分鐘後,場中雙方再度展開激烈的攻防,而這次台上的少年似乎鐵了心,打算先把狼人解決掉,不管鳥妖如何出手,少年都不屑一顧,全力猛攻犬戎狼人。

「不行!這樣不行阿……」少女臉色難掩內心的焦急,俗話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從場外的她看來,少年正在作的事絕不是明智之舉。

「哼哼~小鬼,你打算先全力對付羅塚大爺,之後再來對付我?」在空中的焱羽發出藏不住笑意的尖銳聲音:「少瞧不起人啦!」接著焱羽在空中突然加速盤旋,速度更勝全力奔馳的犬戎狼人,這樣的速度不慣什麼時候撲擊而下,殺傷力都是十足十的。

「洛凡小心點,對方打算抓住你露出破綻的一瞬間,現在應該全力防守~」黃巧露忍不住跑到擂台旁邊,對著少年擔心地喊,但是少年此時正手腳並用,全力應付面前的狼人,似乎耳裡已經無法聽見任何聲音了。

結果在一次的攻防中,狼人巨大的肉掌由下往上撩起,將採取十字防禦的李洛凡震退開來,狼人更是趁勝追擊,另一掌砸向李洛凡的紫色右手,將李洛凡打的腳步不穩。

「被我抓到啦!」在空中的焱羽眼中精光一閃,立刻連續發動兩次爆閃,利用兩次瞬間加速,一次是垂直俯衝至地面、另一次則是強制改變飛行角度,使衝刺方向轉為九十度角,朝著李洛凡的背後攻去,如同一支熊熊燃燒的火箭。

「洛凡!!」這時黃巧露已經紅了眼框,這時洛凡腳步不穩,根本不可能調整姿勢來躲避上面的攻擊,接下來的場面無非就是看睜睜地看著少年被燒的火紅的火箭貫穿。

 

 

「呵,讓我等這麼久,妳可終於肯下來了。」李洛凡難以掩飾現在心中的興奮之情,為了打破現狀,他不惜與狼人整整纏鬥十分鐘,還為了假裝露出破綻而忍痛挨了狼人全力兩掌,目的就是為了讓那隻能飛的鳥妖落地。

──『把握實與虛的切換,製造攻擊的機會,實招與虛招相互參雜,讓敵人失去原有判斷力。』

經過身手矯健、體形又十分嬌小的凱布利調教後,不管對方攻擊的部位有多麼地刁鑽,李洛凡幾乎都能及時反應:「哼,空中出界不算是吧?那這回妳就躺下吧!」李洛凡勉強以沒站穩的姿勢跳起右手伸向狼人羅塚、而左手則是向後申直對準朝著自己撲來的焱羽,使勁大喊:「──給我斥啊!!」

──『特別的招示要隱藏,才能在最關鍵的時候發揮最大的作用。』

轟磅!!!

再次傳來一聲巨響,這回不僅圍觀者,就連其他沒事來看測驗的歲安城高層都傻眼了,眼前的那名少年,竟然維持著剛才跳起的姿勢懸浮在空中!?

「為什麼……我動不了~~?」

發出聲音的事鳥妖焱羽,此時的她那對金爪上血跡斑斑,是她自己的血,鳥妖的爪幾乎沒有一處完好,骨折、撕裂傷使她極為痛苦,但卻無法移動分毫,全身像是被固定住一樣牢牢的嵌入在場外的地板上。

「這下總算出局了……嗚噗。」懸浮在空中的李洛凡臉色蒼白地吐了口鮮血,內心暗道:「沒想到雙重排斥的壓力會這麼強,連事先凝聚的炁牆都被壓碎了。」

其實原理很簡單,李洛凡多次假裝在背部露出破綻,並讓焱羽注意到,使焱羽對李洛凡的破綻產生注意。之後再用苦肉計,將自己的破綻放大,使對方上鉤,當對方朝著自己背後攻過來的時候,狼人、洛凡、鳥妖,三人就會形成一直線,如果這時使用互斥之力,體積與質量都較為巨大的羅塚會使李洛凡自身被彈飛出去,反之,體積與質量都比李洛凡還輕巧的焱羽則會被排斥之力給彈飛。此時李洛凡就在這彈飛與被彈飛的兩者之間,只要巧妙地操控一下兩邊的排斥力,就可以將原本會將李洛凡給彈飛的狼人排斥之力強行轉嫁到朝著自己飛撲而來的焱羽身上,焱羽當時並不知情,還用了爆閃加速朝著李洛凡衝去,在雙方互斥的情況下,就像是一顆投手全力投出的直球被打擊在持棒者的打擊棒上,那顆可憐的球不僅要承受球棒的打擊力道,還要承受自己的反作用力,因此,焱羽這支火箭就如同撞上迎面衝來的鐵牆般,直接重創出局。

但這個招式也有個缺點,就是站在中間調整雙方力量平衡的李洛凡,必須要承受雙方互斥力的擠壓,壓力之強,連凝訣炁牆都瞬間被瓦解掉。

「呼………………」李洛凡腳步不穩地喘著大氣,疲憊地看著眼前的最後一位考官,心想:「SHIT,頭已經痛到極限了,看來最多也只能再堅持兩分鐘,而且我的左手已經沒感覺了。」李洛凡看向自己的左手,如同焱羽的金爪一般,烏青遍佈,接下來的戰鬥是派不上用場了。

羅塚也知道這場戰鬥本來就不公平,所以在李洛凡沒有主動進攻的時候,他也不打算主動出擊,而是給予對方充分的喘息時間。

「FU──CK~~真的好想直接認輸阿,經過剛才的攻防就知道現在的我根本打不贏羅塚隊長,能反敗為勝的招式也只剩下《質變》和《金靈》了……但是……要用嗎?可如果不用的話就輸了……但我目前的狀態似乎也……」李洛凡內心正進行著天人交戰。

「吼?」羅塚這次似乎也不明白對方再碎碎念什麼,便疑惑地吼了一聲。

「啊啊啊啊~」如果現在雙手能自由使用,李洛凡鐵定會抓亂自己的頭髮以示自己的不滿,但是現在左手廢了、右手又有一具獸爪,實在是沒辦法抓頭阿~

「我不管啦!總之這是我最後堅持的兩分鐘,要是打不贏就當我輸了吧!」李洛凡大聲地說。

「吼──!」這次羅塚倒是聽懂了,對著李洛凡點頭,開始重新凝聚妖炁。

李洛凡看著目前唯一毫髮無傷的右手,低聲說:「上古荒獸的能力是吧?這可是我從上次在龍宮試驗這項能力以後的初次實戰演練,可別讓我失望啊!!」而手甲像是與洛凡的話語相呼應一般,手背中心處的暗紅色圖騰瞬間閃耀了一下。

 

洛凡VS羅塚  

插畫──傑出的

超感謝【傑出的】大大的提供~!

下回:《金靈》

 

下回文案:《金靈 

南極之極,兩男兩女竟然選在這種地方比老公?有沒有搞錯?

選擇,見與不見,接受麒麟族完全換靈的女子究竟是?

神秘的第五代屍靈之王,其藏身之所竟然就在隔壁?玩火自焚也要有個限度啊!

最後的強敵、極限的兩分鐘,李洛凡憑著狼狽不堪的身體要如何反敗為勝?

締造輝煌稱號的上古荒獸所獨門掌握特殊能力,再度現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龍J 的頭像
天龍J

天龍Jの悠閒時光

天龍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