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古妖 

 

 

隔日,全天下的妖族上位者同時收到來自於虯龍王母的輕疾訊息,內容主要是把天災即將發生這件事情傳達到妖族首領的耳中,希望天下眾妖能派人遠赴龍宮一同商量對策。

 

但為了防止人多口雜,除了幾個不能缺席的妖族之外,龍王母將整個大陸分為六十個分界,希望分界中的妖族自行商討,最後派出一到三位適合的人選,虯龍將會在一個月後親自前往擔任護衛與接送的任務。

 

當然,全龍宮的大小虯龍傾巢而出、這幾日幾乎忙翻,也因為王母與白澤兩人的共同號召,響應而來的妖族竟多達兩位上仙、數十位天仙、數百位妖仙。

 

「哼哼,這排場還真夠大的。」沈洛年躲在一片大簾幕後,窺視龍宮大廳外眾妖齊聚的盛況。

 

「當然啦。」懷真站在沈洛年身旁低聲說:「自上次天下眾妖齊聚到現在,都不知道是幾十萬年前的事了。」

 

沈洛年又往會場方向瞄了一眼說:「雖說是為了防止人多口雜,但這數量也接近兩百,我覺得還是太多了。」四二九大劫前的世界,不用多,只要有個三到五人,就已經可以吵得不可開交、雞腿便當亂亂飛了。

 

「這倒不用擔心,王母招集眾妖族應該不是找他們來發表意見的。」懷真環視會場說:「應該是要他們負責當見證之類的吧。」

 

「是這樣嗎?」沈洛年傻眼地說:「搞的像是辦喜酒一樣,那麼大排場。」

 

「能參與會議的,應該只有天仙級以上的妖族。」懷真看著會場前方:「至於主持者……

 

「一定是四位上仙對吧。」沈洛年不用想都知道。

 

這次應邀前來的兩位上仙,其中排除龍王母與白澤兩位後,另外兩位則是三大龍族之二的蛟龍、應龍兩族之長。

 

「不說這個了。」沈洛年四下張望說:「不知道會不會遇到熟人?」

 

「有喔。」懷真笑說:「我剛問過門口的小鬼了,他說牛首族姜普、雲陽、寓鼠翔彩都已經快到了。」懷真又說:「聽說山陰跟羽銀這兩隻小調皮蛋也會來。」

 

奶奶級的也是「小」字輩嗎?沈洛年到現在都還算不出這隻沒資格說別人調皮的狐狸真實的歲數。

 

能前來龍宮的最低限制是最少要有妖仙境的境界,所以被派來此地的妖怪自然都能化型為人,但妖怪一來是從出生開始就已經習慣了自身的戰鬥習慣,二來是大部分妖怪都認為人型沒有優勢,所以場中有化型為人的妖怪寥寥無幾,但沈洛年卻發現,大部分有化型的妖怪幾乎都深藏不露,似乎不是高階妖仙就是天仙的樣子。

 

正當沈洛年有一搭沒一搭地想東想西的時候──場中突然爆出了一道妖炁,朝著會場入口處射去。

 

此時入口出現了三個人影,見到妖炁飛射而至,站在左側的人影不慌不忙地抬起右手,接下了這一擊。

 

這時眾人才聽見一聲咆哮:「該死的人類!為什麼你們會出現在這裡!」原來動手的是一位犬戎族長,牠正疵牙裂嘴地看著入口三人。

 

接下族長攻勢的人慢慢走入大廳,將手晃了一晃說:「沒想到才剛來就受到這麼熱烈的歡迎阿~司令,怎麼辦呢?」雖然是句問句,但從說話者的語氣和表情中完全感覺不出困惑,反倒是有幾分的嘻鬧,似乎完全不在意剛才的攻擊。

 

「媽啦,張如鴻!?」沈洛年看的一清二楚,就在炁矢即將擊中手掌的那一剎那,張如鴻就已經早一步泛出厚實的凝訣氣罩罩住了手掌,所以這點攻擊對她來說根本不痛不癢。

 

沈洛年看著這名年約三十出頭的女子心想:「照這樣子看來,張如鴻的修為跟百年前的賴一心差不多,已經離妖仙境不遠了。」

 

「這位犬戎道長請息怒。」說話的是站在中間的女子──狄韻,輕笑說:「敢問道長因何事出手招呼?」

 

「噗。」沈洛年噗哧一笑,明明內心氣的要死,還能笑的這麼自然,而且人類和犬戎的百年恩怨不是早就眾所皆知了嗎?

 

「給我滾,死人類!」這隻暴躁的犬戎吼道:「龍宮可沒歡迎妳們這種貨色!」

 

「無禮。」這時站在狄韻右側的人──蔣杰走到狄韻右前方,瞪眼說:「不許你侮辱我們歲安城司令。」

 

這樣子可真不像偽娘沈洛年頗不習慣地看著一臉正經的蔣杰,不知道這假面具到底是被誰訓練出來的?

 

「發生什麼事了?」剛才這一爆一接,自然引起了虯龍注意,立刻上前關切。

 

「這下子有好戲可看了。」一旁的懷真拼命忍笑說道:「來的這麼剛好,他躲在後面憋多久啦?」

 

「哼哼,他從龍宮大門打開的那一剎那,心神就一直放在這兒了。」沈洛年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司令狄韻的最大靠山──天仙敖歡,當他知道這次人類有接到龍宮的邀請通知後,就一直注意著來者名單,更是在知道自己的女兒狄韻將要前來龍宮後,高興到陷入恍惚狀態七天七夜。

 

「剛才是哪位發出的妖炁?」這時敖歡語氣雖然很平靜,但眼神卻充滿霸氣參雜著使人無法呼吸的強烈威壓感瞪視場中那名犬戎。

 

「傻爸爸發作了!」懷真吐舌說。

 

沈洛年也搖頭嘆息:「把場面搞的這麼僵,不會惹到其它妖族吧?」

 

還好這時狄韻親自出面解圍,甜笑說:「好久不見了,敖歡仙長。」

 

敖歡一見到狄韻的笑容,火氣立刻消失,將尊伏之氣收起,傻憨憨地笑說:「小人類之長狄韻,近來可好?」

 

哪有人這樣打招呼的?沈、懷兩人再度搖頭。

 

「剛才只是發生了一點小誤會,仙長請別見怪。」狄韻趁機撇了那名犬戎一眼,見對方恨得牙癢癢卻又無可奈何的模樣不禁覺得好笑。決定把握這次機會,多挖點消息出來,當下把敖歡邀請道會場一隅。

 

一旁的張、蔣兩人早已知道狄韻父親的真實身分,心想讓司令跟家人稍微團聚一下,兩人默默地退到十公尺外。

 

這時狄韻用『超級』小聲的聲音試探性地問道:「爸這次的天災該不會跟臭老沈洛年有關吧?」

 

敖歡已經很久沒聽到狄韻叫他一聲爸了,當下神魂顛倒,管它機密不機密的全都說出來:「也不能這麼說,這事其實和沈兄弟沒太大關係。」

 

不是臭老頭搞出來的?那一定就是……狄韻想了想又問:「難道是那個李洛凡?」

 

「咦?這……」敖歡這時已經有些冷靜了下來,想起這事是最高機密,絕不能說,但眼前自己的女兒滿臉期待地看著自己……這該如何是好阿?敖歡掙扎到最後苦著臉說:「這是機密……

 

看來是有關係了!狄韻決定給敖歡致命一擊:「怎麼這樣~告訴人家啦!爸~」

 

──啪嘰!敖歡感覺到腦中的某種理性突然斷線,管她什麼龍王母,妻子、女兒才最大啦!當下衝口說出:「其實是創世古妖盤噗呃呃呃──!」

 

一聲巨響,敖歡兩眼一翻,當場應聲倒下,頭頂還冒著熱騰騰的白煙,看來這記當頭棒喝的力道可不輕。

 

不遠處的張、蔣兩人立刻衝入擋在狄韻之前,見敖歡身後站著一名紅袍男子,手持疑似金鋼石製的棒狀物,無耐地說:「阿呆!一個不注意就漏了口風。」

 

「「沈凡!?」」張如鴻和蔣杰同時驚叫出聲。

 

「敘舊之類的晚點在說吧!」沈洛年扛起腦袋冒煙的敖歡,看向愣在一旁的狄韻說:「別著急,那些事情等會兒妳就知道了。」語畢,沈洛年一個騰挪,和敖歡一起消失在會場中。

 

正當狄韻在心中暗罵沈洛年的時候,會場正前方大門緩緩敞開,一名虯龍從門後方走出,並發出低沉的聲響說:「請以下唸到道號的仙長及其隨行者,至門戶後方,我們將帶各位前往會議會場。」說完後又補充道:「會場中無法使用輕疾,請見諒……

 

接下來虯龍開始唱名,三人看著前往門戶後移動的妖怪,大部分都是有化型的妖怪,看來各個都不是好惹的傢伙。

 

雖然狄韻看著門戶,但心思卻不在這裡:「老頭剛才說我等會兒就知道,那意思就是……

 

這時正好聽到前方的虯龍正一臉疑惑地說:「下一個,人族之長──狄韻。」 


下回:《果然開始了》


下回文案:《果然開始了》

在天仙雲集的會議廳中,白虎換靈的事件終於曝光,李洛凡此後將會何去何從?

面對各界的發難及挑釁,身為人類之長的狄韻,是否能禁得起眾天仙的嘴砲攻勢?

為了控制場面,沈洛年決定曝光身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龍J 的頭像
天龍J

天龍Jの悠閒時光

天龍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